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大学两三年】(06)【作者:三炮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第六章群租生活
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男人们都是神清气爽、挺胸抬头的,女生一个个都娇羞的不得了。谁能想到几个人的第一场性爱场景会是这样的呢?不过经过这个晚上的事情又拉近了大家距离,尤其是几个男生和其他女生之间。

 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,就一发不可收拾。这半个多月来,小树林、宾馆、女生宿舍、男生宿舍都留下了韩书严他们几个人的战绩。经常是男生宿舍一对,女生宿舍一对,两对出去开房。这样大家都有自己单独的战场,还无形中能节省一点经费。可是总是这样也不是回事,谁也架不住隔三差五的跑趟宾馆啊。因此几人决定——租房,租个大点的,四个人还是不想分开的。尤其是他们经常想到第一场性爱的画面,那是怎样的刺激啊。

  既然决定了,那么就开始寻找满足众人的房子。能满足四组人分开睡而又不紧凑还要在学校附近的房子真的很难找。在询问N多个中介,又找了本地的同学,终于在离学校10公里的地方找到一处满意的房源。这是一处集中供暖的平房,还自带一个小院子。(房子的布局以后再说,可能会有故事根据房子的布局来写,所以现在先不挖坑了,免得自己以后填不好。)房东是个很健壮的中年男人,不到40岁的样子,高高壮壮的很健谈。自己创业后在市区买了一套大房子,这个房子就租出来了。房东也是师专毕业的,一听租房子的是学弟学妹,当时就减免了今年冬季的取暖费。高兴的几个女生直欢呼学长真好、真棒。

  拿钥匙的时候房东的老婆也在,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妇人妻。鼓鼓的奶子,和肥硕的屁股是青涩的小女生所不具备的。几个男生抽空就盯一眼那大屁股,看的心直痒痒,看来晚上几个女生又能得到很好的滋润了。

  众人约好十一放假不回家,在这搬家,然后大家好好的在自己的窝里狂欢。平房就是这点好,在家里怎么吵闹都不会担心吵到楼上、楼下的人。

  如期而至的十一,忙活了整整一天,才把屋子收拾完毕。各自搂着自己的女人在小窝里静静的歇了歇,感受这即将生活两三年的地方。傍晚时一起做了第一顿晚饭,韩书严一手炖肉的绝活吸引的几个女生眼睛发亮,不愁没人做饭了。因为几个女生里只有杜灵是会做饭的,但是也只是会做而已,味道实在一般般。
  俗话说的好,饱暖思淫欲。回到卧室,韩书严一把抱起薛芳乐往床上一扔,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,一点也看不出累的样子。长夜慢慢韩书严决定要细细品尝这最后一道菜肴。

  慢慢褪下薛芳乐的衣服,轻轻的,柔柔的吻遍她全身,最后停留在两腿之间的溪谷。伸出舌头舔弄那勃起的肉芽,把中指伸进流水的溪谷拨弄,时不时的按一按臀瓣间褶皱的洞口。小屋里满是「唏溜……唏溜……」的饮水声,和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。

  溪谷之间突然来了一个硕大的和尚头,和尚头顶不是戒疤,而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。借着溪水的润滑慢慢的向里探索,可是和尚头太了,进进出出的只是脑袋而已,后面长长的身子还在裸露着。和尚头努力向里钻,终于钻进了大半个身子,反反复复的进进出出,翻出一股股的溪水,还把溪谷壁也从里面翻出来紧紧的包着和尚,好像生怕和尚跑了似的。

  韩书严在薛芳乐的深山奋进的同时,其他三对也开始了各自的战斗。杜灵的脑袋在老二罗宇的胯间上下起伏,一只手反复抚弄两个蛋蛋,尽显杜灵的口活。爽的老二直吸气,老二一把翻起杜灵,提枪而进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使劲啊……」老二的抽插换来杜灵舒爽的叫喊。
  「杜灵……你的小屄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好会夹……」老二边喘息边说。
  「使劲干我……用你的鸡巴干我……嗯……对……用力……」老二受到鼓励,抽插的更卖力了。

  韩书严的隔壁是老大和吴琼,吴琼已经翻身坐在老大宋智浩的身上,据老大说吴琼最喜欢坐在老大身上驰骋,说是力度的大小、进入的深浅完全可以自己掌握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嗯……」吴琼双手安在老大的胸前,身体上下起伏的呻吟。

  老大哪里会屈居人下,翻身起来让吴琼跪下撅起屁股,从后面一杆进洞的插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噢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嗯嗯嗯……」吴琼大声的呻吟,身体被撞的前后运动。两个奶子在这个姿势下显的更大、更诱人。

  这边钱菲菲的两腿搭在老四刘志的肩上,双手在自己的奶子上使劲的揉。老四抱着钱菲菲的大腿根部,奋力的抽插。

  「啊……这个姿势……嗯……插的好舒服啊……」

  「……是么……嗯……那以后多用这个……嗯……姿势干你」老四说着还用力的向前一顶。

  「好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想尿尿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慢点慢点」钱菲菲受不了的大喊,实在是因为老四像打桩机一样抽查了好几分钟了。

  呻吟声、啪啪声此起彼伏。虽然房子里的声音路人听不到,但是屋内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,可是众女谁也顾不上害羞,因为男人们都太卖力了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飞了……飞了……」杜灵最先到达了顶点迎接老二的喷射,当让是喷到杜灵的肚子上,毕竟谁也没做好当父母的打算。

  「嗷……啊啊……哦……尿了……尿了……」钱菲菲紧接着就尿了老四一身,竟然被老四干潮吹了。老四抽出鸡巴射在了钱菲菲的阴毛里。

  韩书严听着她们的高潮的叫喊,尤其是听到钱菲菲的尿了尿了,更是卖力的操着薛芳乐,整根鸡巴的插进,抽出。感觉也想要把薛芳乐操的尿出来一样。
  「我操……吸住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老大的鸡巴被吴琼吸到屄里出不来,直接射到了深处。

  「哇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烫死我了……」吴琼被烫的大叫,也到了点。
  薛芳乐被几个人连番的高潮叫喊,刺激的边叫边摇头「不行……啊……涨死了……我也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。

  「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哦……张嘴……哦……」韩书严拔出鸡巴快速的伸进薛芳乐的嘴里,薛芳乐吸允着给她带来至高快乐的和尚。

  每个人都躺下在回味刚才的运动,韩书严苦笑的摇摇脑袋,他感觉到这样以后可能会出事情。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薛芳乐,拥着她沉沉的睡去。

  「哗哗哗……哗哗……」韩书严浑身一抖,睁开迷糊的眼睛甩甩鸡巴。
  「咔……」厕所的被打开了,推门而进的是吴琼。只见吴琼裸着身体,披着头发,胸前顶着自己的大奶子还一颤一颤的。平坦的小腹下有着茂盛的毛发。韩书严还没收起的鸡巴一下勃然而立。吴琼也感觉到有个人影,睁开双眼,马上瞪大,刚张开嘴就被韩书严一把捂住。

  「嘘……别叫……」韩书严马上把门关上,并悄声的说。

  吴琼看到是韩书严也就镇静下来,半夜起来迷迷糊糊的她根本没看清是谁,只知道有个人,自然的想叫而已。

  「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呢」本来看着韩书严的脸说,说完反而把头低了下去。

  原来韩书严在捂嘴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时,贴的太近了,那坚硬的鸡巴直直的顶在吴琼身上,还一跳一跳的颤着。吴琼鬼使神差的一把握住前后撸了一下。
  「哦……」完全出乎韩书严意料的一窝,让他呻吟出了声。

  吴琼像是惊醒了似的马上把手拿开,头也不敢抬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躺在床上睁大眼睛,不敢想象刚刚自己都干了什么。

  「不过真的很大啊,怪不得乐乐老是说受不了、涨死了」吴琼摇摇头,赶紧把这个想法掐灭。可是真的掐灭了么?

  老二罗宇看起来憨憨厚厚的,其实哥几个里面最猥琐、好色的就是他了。是几个人里面第一个开了女生后门的男生。晚上开杜灵后门的时候,那惨叫中带这舒爽的喊叫,把几个女生也刺激的不行。当然男生们也终于有了走后门的借口。随后几天都相继爆了女友的菊花。

  十一虽然是个长假,但是依然很快就过去了,当然实在炮火中度过的。女生们每天被滋润的油光水滑,男人们也神清气爽。晚上大家一起打炮,一起呻吟,一起嚎叫,彼此间少了一分羞赧,多了一分开放。开玩笑什么的再也不避讳了。甚至有时还会互相说准备晚上用什么姿势,或者说你可以试试什么姿势的话题。当然还总是引来女生们的一顿粉拳。

  老大家里的陶瓷厂出现了点问题,他父亲着急上火的一下病倒在床。因此老大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回家照看厂子和父亲。临走时千叮呤万嘱咐的照顾好他家吴琼,趁女生不在的时候和哥几个说「好好看着点,别被人撬走了,还有别让人特么给我带帽子,吴琼这娘们太骚了。」

  「行啊,知道了,跟特么交代后事似的,没事了就早点回来」韩书严说。
  「嗯,行,走了,」老大上了回去的火车

  刚开始几天比较照顾寂寞的吴琼,晚上都是大家一起玩到很晚,才各自回去睡觉,可是刚刚开始解放的人们哪里能受得了压迫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嗯……哦嗯……啊」高潮的薛芳乐再也憋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,高亢的呻吟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。

  半夜韩书严迷迷糊糊的起来上厕所,刚打开屋门就听到吴琼的屋里传出来压抑的呻吟声,还有啪啪啪的声音。韩书严顿时就清醒了,「怎么可能?什么情况?」韩书严边想边蹑手蹑脚的走到吴琼的门口,透过没管严的屋门向屋里看去。
  一个又胖又壮的身体压在吴琼身上起伏,吴琼媚眼蒙蒙的看着身上的罗宇,一手捂着嘴,可是依然挡不住阵阵的呻吟声。

  「嗯……趁老大不在……嗯……你半夜跑来操我……嗯嗯嗯……」吴琼把手拿开低声的说。

  「你半夜不关门……还插着假鸡巴睡觉……我来给你送个真的鸡巴」老二边边抽插边说。

  「那你就……嗯嗯……敢进来啊……哦哦……不怕我告诉老大么?」

  「怕啊……可是你太诱人了……先操完再说……可是你会告诉老大么?」越说越用力的操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看你表现了……伺候好我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就不说……不然你等着……」吴琼还威胁起来。

  「嘿嘿……收到……」说着老二一把抱起吴琼,让吴琼两腿盘道老二的腰上,双手抱着老二的脖子,他抱着吴琼的屁股站起来。还顺手把假鸡巴用力的塞进了吴琼的屁眼里,刺激的吴琼一口咬到老二胸上。老二一疼更是奋力的顶起屁股,老二的鸡巴没有韩书严那么长,但是粗度有余,和屁眼里的假鸡巴紧紧的撑进去。吴琼哪里玩过这样的花样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爆了……破了……哦哦哦……」紧紧的夹紧双腿,身体一抬头一仰,接着身体一颤一颤的高潮了。

  「我操……好紧……」可是老二并没有打算结束,依然奋力的运动。可是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还是很耗体力的。老二抱着吴琼躺了下来,让吴琼坐在自己的身上,下身继续进出这吴琼的骚屄。

  「哦……嗯嗯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放过我吧……」吴琼求饶道。
  「不是要伺候好你么?嘿嘿黑……」老二淫淫的笑着。

  「好了……啊……好了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吴琼是真的不行了。

  老二笑呵呵的拔出鸡巴放到吴琼的嘴边,手上却拿着假鸡巴在吴琼的屁眼继续抽插着。吴琼顺从把鸡巴放进嘴里舔弄,很是卖力。

  「哦……对对……使劲吸……哦……你好会吹啊……」老二越爽手上动作越快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咳咳……唏溜……」老二加快的动作刺激吴琼越来越卖力,时不时的把鸡巴插进喉咙里。

  「噢噢噢……吃下去……噢」用力的把假鸡巴和真鸡巴一起差到底,喷到了吴琼的嘴里。

  「咳咳咳……顶死我了……咳咳咳……」吴琼边咳嗽边浑身颤抖的说。
  「美容的……大补呢……嘿嘿」说着抽出假鸡巴,还带出一股股的淫水。
  韩书严看到这里就悄悄的退了回去,低头沉思,心里想着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  吴琼躺在床上疑惑的看了眼门缝说「你没关门么?」

  「没啊,刚进屋的时候怕你不愿意准备跑的,谁知道你这么骚,一碰你就自己抱过来,我想跑都跑不了,心一横就拼了,想着操吧,操完再说。」老二揉着吴琼的奶子说。

  俩人聊了一会老二就悄悄的溜回自己的屋了。可是吴琼总是感觉刚刚门口有人的样子,久久不能入睡。

  上课总是无聊的很,而韩书严又不是一个能坐住的人,总是利用班长的权利,借口去办公室帮忙,常常的逃课。那时候流行玩跑跑卡丁车,已经黑手指的韩书严每天泡在学校机房里飘逸。听着边上传来妹子们使劲敲空格的声音,那是在玩劲舞团的,据说是个很淫荡的游戏。韩书严边玩边和自己车队里的人聊天。
  「现在的女孩子都玩劲舞团么?」韩书严问。

  「不是啊,我就不玩,」车队里一个叫火星乱码的女号说。

  「你个人妖,别装女人」韩书严说。

  「喂喂喂,你才人妖,你全家都人妖,」火星乱码气愤的说。

  「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我QQ********* 」

  「等着,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吧」打完字就加上了韩书严的QQ,「物是人非么?是大叔吧,好土哦」女孩在申请好友的时候自言自语道。

  韩书严同意了好友申请,一个视频通话发了过去,黑黑的对话框里突然出现一个短发美女,小巧的脸庞配上干练的短发,很是精致的一个美女。目光下移,韩书严一下瞪大了眼睛,两点嫣红透过薄薄的睡衣凸显而出。女孩顺着韩书严的目光头一低,发出一声尖叫,马上起来转身到身后的床上拿了件衣服床上。可是起身后的她更是诱人,纯白色的蕾丝内裤中间黑草纷飞,有调皮的已经钻出了内裤。在转身的刹那,屁股上透明的丝网暴露出那里有一块像枫叶的胎记。

  「色狼……瞎看,在看挖掉你眼睛」说着还用手在镜头上比划了一下。
  「枫叶」韩书严说。

  「什么?什么枫叶?」女孩疑问道。

  韩书严向下指了指说「枫叶,一片枫叶」。

  「啊」明白过来的女孩,马上反应过来关闭了视频下线了QQ。

  韩书严贱兮兮的笑着起身结账回去接薛芳乐下课吃晚饭了。
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