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女星(神)改编】(18)【作者:剑君13恨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18章

  今天景岚在木栅这边拍照,为下一次的写真书做准备,早上就先来做准备,等待工作人员到来。她在动物园这边先走一走,这时候「这不是景岚小姐,这么早就来到动物园,是逛街吗?」景岚回头一看,是林立委,想不到他也会在这里,景岚说:「立委,不晓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

  林立委说:「我是来走走的,毕竟每天在政坛上要和很多人勾心斗角,要放松压力阿!既然我们在此相遇,不如我们可以一起去走走,你觉得如何?」色瞇瞇得林立委想要牵景岚的手,景岚笑笑得往后退说:「立委,还是不用了,我还有工作要做,先离开了。」说完后景岚马上逃离。

  林立委跟他助理说:「我现在要你想办法,张景岚的行程我都要掌握。」助理说:「那玟萱姐那边……」

  林立委生气喝说:「你现在是替我做事,还是替她做事,她只不过是我的情妇而已,只要我喜欢,我要几个情妇都可以,懂了吧!」

  助理点头后马上去办交代得事情。

  林立委暗想:「张景岚,我之所以迟迟不让陈总交保出来,就是为了得到你。只要等到你爬上我的床后,我就会让陈总出来。就算到时候陈总出来,你也早就落入我得掌握,成为我的人,到时候不管你想回到陈总或者J先生身边,你也无法回去了,现在必须想办法对付J先生。」林立委心思歹毒,为了一个张景岚他开始要对付他得敌人。

  在J先生办公室这边,J先生和大吉讨论着工作事情,大吉说:「没想到陈总到现在还没办交保,他身后那些金字塔顶端的人是打算不救他了吗?」J先生说:「不可能,陈总目前对他们来说应该还有价值,绝对不会弃他不顾,尤其是林立委,他认识不少检察官和法官,要让他出来根本不是难事,除非有什么特殊原因让陈总必须继续待在牢里面。」

  大吉说:「那是什么原因?」J先生说:「这个还不知道,总之必须特别提防这件事情,我先出去了。」大吉点点头,J先生出去了后,因为最近因为许多事情让他有点压力过大,所以来木栅动物园这边散散心,走到爬虫类区的时候,看到景岚正在那边拍照,於是好奇走过去看。J先生暗想:「当初就是因为看你拍照那个气质表情才吸引上你,只是没想到后来我们会走到这地步。」

  J先生看着她拍照,然后在后面有听到有人在说电话:「林立委,行程已经掌握好了。」好巧不巧,林立委得助理打电话告诉他已经掌握到张景岚的行程,却被旁边的J先生听到,让J先生起了疑心,等到讲完电话后,助理准备离开,「碰!」J先生从后面将他敲昏,并且带走。

  带到了厕所这边后,「撒啦!」J先生一桶水将他拨醒,助理醒后问说:「你是谁,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?」

  J先生说:「我是谁你不用管,你也不需要知道,我只问你一事,你为什么要掌握张景岚的行程,而且我听到你还根林立委秉告这件事情,是林立委要这样做得吗?」助理喝说: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件事情。」

  看着这助理嘴巴很硬,J先生把他带到猛兽区这边,这边有老虎、狮子、豹等等猛兽类动物,J先生压着他的身躯要把他丢进去这里面,助理紧张说:「不要这样子,有话好好说。」J先生说:「刚才不是很有硬气,怎么样,怕死了吗?怕死就赶紧说出来。」

  助理说:「其实是因为林立委想得到张景岚很久了,他想趁陈总被关得这段时间,用尽办法得到张景岚,也是因为这样,立委才不让陈总交保得,他是想到等到张景岚彻底成为他得女人后,等到张景岚无法回头,在让陈总交保出来。」
  助理讲完后,J先生暗想:「原来这才是林立委不交保陈总得真相,还好在事情没发生前让我知道这件事情。」

  J先生把助理的手机拿出来,里面都是张景岚的行程,J先生把所有行程都删掉,助理说:「既然你把东西都删掉了,那可以放我走了吧!」等到助理准备逃走,J先生用手压着他的肩膀,「痛!痛!你做什么。」J先生说:「不好意思,我不能让你回去见立委,你跟我来吧!」

  助理非常害怕,不知道眼前这个人要带他去哪里,他打电话联络大吉,大吉来了之后,J先生将他交给大吉,然后在耳边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,大吉听到后马上带着这助理离开。J先生继续进去动物园里面,只听到「为什么要帮我。」J先生转头,原来是景岚,J先生说:「我帮你不为什么,就只是想帮你而已。」
  景岚说:「不要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,你早就跟楚宣在一起了不是吗?你这样帮我,不怕她会吃醋吗?」

  J先生说:「是我有愧於你,所以我一定要帮你。」张景岚不说话,然后说:「我要去工作了。」J先生点头,然后就离开了。

  等回到办公室后,大吉已在里面了,J先生说:「事情办好了吗?」大吉说:「老闆放心,那个助理已经被关在精神院里面,也跟那边医生说了,让他不能出来。只是我没想到林立委居然想得到张景岚,看来张景岚真是人见人爱阿!谁都想得到,老闆你想怎么做呢?」

  J先生说:「不能让那个林立委诡计得逞,否则景岚就完全会沦为他得东西了,必须让林立委付出惨痛的代价。」

  大吉说:「看来老闆这次真得动怒了。」J先生说:「你先去工作,我去打个电话一下,联络一些事情。」大吉就先去工作了,J先生则是先去联络事情。
  当天黄昏张景岚拍完照后回到家中,今天家里都没有人显得格外冷清,景岚洗完澡一个人躺在床上,暗想:「没想到我对楚宣做了那么多的事情,他还愿意帮我,他对我还有感情吗?好烦阿!乾脆出去走一走好了。」换上一件衣服后,她出去走一走,走到酒吧这里,景岚进去里面喝酒,后面林立委也跟着进去。
  进去酒吧里面后,景岚一个人点了调酒,坐在旁边沙发上喝,林立委也走了进来,先故意坐在吧台前面,也是点了调酒,然后唉声叹气说:「最近政坛许多人都说我为民不力,又说我贪汙,这种臭名声我怎么可能会有,我真是有苦说不出阿!」故意说自己很委屈,边喝酒,在点了一杯,然后才走到景岚这边说:「这不是景岚,真巧,我有荣幸坐在你旁边吗?」

  景岚不想理他,林立委当她答应,坐在她旁边。边喝边说:「一个女孩子家在这喝酒不好看,我等等送你回家,我有请代驾得。」边喝一手边摸着景岚大腿,因为她穿着短裙而已,景岚说:「立委,请自重一点,你已经喝醉了。」立委说:「没有,我没有醉。」

  林立委更恶劣,想要伸进去景岚那胸部里面,景岚站起来要去上厕所,就走进厕所。

  林立委等她离开后,从口袋拿出一包药粉洒进她喝得酒里面,在搅拌一下,景岚躲在厕所里面打电话,却不知道要打给谁,但脑中一瞬间也就只有J先生而已,打完电话出来后,林立委说:「景岚,我又帮你叫了一杯酒,我们乾杯。」景岚无奈得乾杯,但她并没有喝酒下去,她知道这杯酒绝对会有问题,只是在等J先生来而已。

  林立委看张景岚没有喝酒,於是问说:「为什么不喝呢?」张景岚说:「立委,我喝多了,不能在喝了。」立委说:「喝完这杯就好了,快喝。」看着林立委态度强势,心知不喝的话,绝对会有麻烦的,正当准备喝得同时,一张扑克牌射过去,不偏不移往那杯子射下去,景岚吓到杯子瞬间掉落,酒被打翻。林立委怒气问说:「是谁射扑克牌得?」

  J先生走过去楼着张景岚说:「就是我。」林立委说:「你又是谁?为什么楼着张景岚」林立委没看过J先生,当然怒喝问着。

  J先生说:「立委,不好意思,我的名字就在扑克牌就会有答案,至於我为什么楼着张景岚,因为她今晚被我包下来了。」

  张景岚跟着说:「立委,不好意思,今晚我跟他有约了,我们先离开了。」说完后两人就离开酒吧!

  林立委非常怒气,差一点点目的就得逞了,他看着那张扑克牌,上面是黑桃J,暗想:「黑桃J,该不会是J先生。」知道对方身分后,林立委怒气离开。带着张景岚回到家后,J先生说:「没事吧!」张景岚说:「没事,还好有你帮忙。」

  J先生说:「那我先离开了。」J先生准备走,张景岚从后面抱住他说:「J,拜託你不要走好不好。」

  J先生说:「小岚,你这是何苦?」张景岚哭着说:「至少今晚不要丢下我一个人,我想陪在你身边。」J先生转头,张景岚马上吻着他不愿放开,J先生也以他得吻回应,然后从把她压在墙壁上,不断用下体磨蹭她,然后直接脱掉她得衣服,在脱掉短裙,两人在床上激吻着,张景岚用舌头舔着J先生身体,用手不断对着肉棒手淫。张景岚说:「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子了。」

  J先生说:「有点怀念当初感觉。」张景岚说:「那就回忆我们两个的快乐时光。」

  张景岚站在衣橱这边,脚打开开得,J先生则是一手将她大腿拉起来,然后舌头舔着她得小穴,另一手捏着奶头,让张景岚开始呻吟了,身体不断扭动,她的手紧握着旁边柜子呻吟叫着。

  「嗯哼……好养,好久没被你舔小穴了,下面一样被你舔得好养阿……喔……奶头虽然被捏得好敏感,但是好爽阿……你还这样子弹我奶头………嗯哼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小穴…被舔得好热阿……下面都是你的口水………嗯哼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J,人家好爽阿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呀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在继续舔」
  J先生说:「你叫声变得很荡了,是陈总调教得。」张景岚说:「我这一生就只有把身体献给你们两人而已。」J先生点点头。

  景岚说:「J,我想要更羞耻的,让我在羞耻一点。」J先生说:「既然你这样说,那我就做了。」J先生拿出电动棒后,插进去景岚小穴里面,在用炼子套着景岚脖子上,按下开关,电动棒开始旋转,景岚又呻吟了。「喔喔………里面旋转得好怪阿!但是威力好强大阿………阿阿……」

  J先生说:「让我们好好散步吧!你要爬喔!」景岚点点头,然后J先生拉着绳锁链,景岚跟着爬出去,从房间爬到楼下,在从楼下爬到厨房这边,把景岚抱到餐桌上后,边舔着小穴边揉着胸部,还拿着跳蛋弄着她,景岚一直阿阿叫不停。

  「嗯哼………在餐桌上舔小穴,好怪阿………喔喔……嗯哼………好爽,被你蹂着胸部好爽阿………你和陈总都好喜欢我的胸部阿……喔……我还要,在继续多舔我一点……人家的小穴在怀念你的舌头跟肉棒……嗯哼……喔……好养好爽阿………奶头也被舔得好爽阿………喔阿………阿哈……嗯哼……爽死人家了阿」

  然后又把她抱到地上继续爬着,爬到楼梯这边,一脚站上面,另一脚站下面,J先生用手指抽插着她的小穴,淫水不断流出来。

  J先生说:「小岚,你叫得好荡阿!这样子玩弄你,你不觉得很像是母狗吗?」说完继续抽插着。

  「好坏,J坏死了……但是人家就是喜欢上你这样子………喔喔………手指抽插我的小穴好厉害,我的淫水都流出来了………阿阿……好棒阿……嗯哼………喔喔……在你面前,人家不是女神,只是一只发荡的母狗而已……喔喔……好爽阿……好棒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恩ㄏ………小穴被抽插得好爽好棒阿……在给我更多阿………喔」

  J先生说:「我们要爬回房间了。」张景岚点点头,爬回房间后,把炼圈解开,张景岚趴在地上说:「J,我受不了,快插我。」

  J先生走过去将肉棒插进去景岚小穴后,然后用力的抽插,双手继续蹂着胸部,边抽插景岚继续呻吟着,奶头也变得很硬了。

  J先生说:「你真的变得淫荡了,小岚,难怪大家都想要你。」景岚说:「你好讨厌。」然后持续抽插。

  「好棒阿………J的肉棒好久没插到我的小穴了,人家小穴又被你插了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好棒阿………继续抽插我,用你的肉棒继续抽插我……人家想要更爽……更用力插我………插子宫那里,用你的肉棒去顶那边……我会更爽的………我这个母狗求你了……顶我那边………阿阿…对,这样子顶我……人家好爽阿」
  「喔喔……好厉害,比刚刚用力了……继续抽插我…不要停阿……用力干我,人家想被你用力干着……小穴好爽阿…被你干得好爽阿……阿阿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多插我一点……好用力阿………阿阿………干……用力的干我,人家好久没被你干了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好爽阿……棒死了……在继续用力干我…喔」
  J先生说:「小岚,很久没有做了,叫的好淫浪阿!」张景岚说:「陈总被抓后,每晚就只有自慰而已,你和陈总都让我好爽。」

  接着J先生躺在床上,景岚跨坐上去,然后坐上去后开始前后动着,张景岚说:「J,我这样子动爽吗?」

  J先生说:「爽,看到一个淫荡的母狗自己动着,我都不用动,怎可能不爽。」景岚笑着,然后继续动着。

  「阿阿………我也好爽,人家以前都很喜欢这样子动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好棒阿…这样好像你的肉棒跟我的小穴结合一体,分不开……阿喔……欧后……爽死人家了………好棒阿……这样子动着被你的肉棒这样干,人家真是爽死了……喔喔………胸部也都一直跳动着………阿阿阿…爽死我了……人家受不了阿」
  J先生从床上起来后,两人抱着继续接吻,然后景岚躺在床上,J先生说:「我要插进去了喔!」景岚说:「来吧!」肉棒插进去后,景岚抓紧着床单,两人食指交扣着,J先生边抽插边舔奶头、耳朵、腋下等等敏感部位,让景岚呻吟声比刚才还要荡,表情更淫,一脸满足感。

  「爽…爽死我了………虽然被舔了好多敏感部位,人家好养………可是人家好爽,因为是你,我好温暖………我的腋下、奶头和耳朵都是你的口水…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好用力阿………肉棒插我插的好用力阿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好爽,你把人家干得好爽………在继续干我………我想要继续被干………用你的肉棒干我………阿阿阿」

  「你的肉棒在小穴里面好温暖,一直粗暴抽插着我的小穴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在继续用力干我,人家想要被更用力干着………喔喔…就是这样子…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好棒,人家爽死了………我这只母狗爽死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干死我……用你的肉棒干爽我这只发荡的母狗…喔喔………好棒阿」
  J先生说:「接下来就会更用力了。」景岚说:「来吧!」J先生躺在景岚面前,肉棒插进去后,捏着那屁股用力搞着她小穴。

  「好用力阿………我被你干的好爽阿………我还想要阿……喔………嗯哼………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,在吻我……好温暖阿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阿……好爽…好棒阿……阿阿………被干的好爽……你的肉棒插得我好爽……连子宫都被顶的好爽……阿阿………ㄟ呀………欧……阿阿………好爽……在用力干我阿………爽……好爽阿」

  「棒……棒死了……我的小穴被肉棒被干的好爽………而且比刚刚还要更粗更大………喔……嗯哼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在给我更多……人家还要更多阿……喔喔………好……好棒阿……我要去了……J,我要去了………喔喔……去了………去了……高……高潮了」

  没多久终於高潮,J先生把精液全都射在她体内,两人才躺在床上睡着。隔天早上,两人穿玩衣服后,景岚说:「我已经好久没这么舒服了,J,感谢你。」J先生说:「不会,我先离开了。」等J先生要离开时,景岚问说:「我们还有机会吗?」

  J先生说:「你明白的,我现在喜欢的是小宣。」张景岚说:「我明白了,我不会在问这问题了。」

  J先生离开后,独留张景岚一人在家里,她想着:「真是讽刺,我这一生只和两个男人做过,偏偏这两个人是敌对状态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交保陈总出来才是重要的事情,现在要怎么让陈总出来呢?现在先不要想这些好了,还是先去工作。」

  景岚穿上衣服后去工作。

  在立委家这边,林立委气急败坏怒斥其他手下:「真是可恶,我那个助理到底去哪里了!这重要的事情居然找不到人,手机也关机,也没有回家,从昨天在木栅秉告张景岚的行程后整个人就蒸发掉了,你们有谁知道他跑去哪了?」结果没人知道,因为早就被J先生送到精神院关起来了。

  发脾气结束后,林立委说:「算了,根你们发脾气也没意义,现在我想知道如果我今晚想要硬上张景岚,你们有什么好办法?」

  手下说:「我有一个主意,既然张景岚想要让陈总交保,不如请立委根她说,你有办法让陈总出来,这样她就绝对会来的,到时后在把她关进房间里面,求助无门,就能让立委好好玩弄一番。」

  林立委奸淫说:「你这个方法很好,就照你的意思做,另外催情香水也帮我准备好,我要看她发情的样子,但要提防J先生前来救援」手下知道后就先离开了,而林立委也开始着手准备晚上的好戏了。在摄影棚这边,景岚今天在录通告,表情一如往常,想起昨晚和J先生的甜蜜时光她就很满足了,剩下的不敢在奢求什么。

  到了休息时间,景岚坐在旁边椅子上喝着水,这时后手机响了,景岚拿起手机一看,是没有号码的,但还是接了,只见对方另一头声音说:「是景岚小姐吗?我是林立委。」景岚说:「立委,不晓得有什么事情呢?」景岚不知道这林立委打给她有什么事。

  林立委说:「我找到办法可以让陈总交保出来了,但有些细节要找你讨论,晚上不知道有没有空,我请人接你过来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立委,不用了,我自己过去就行了。」林立委说:「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太危险了,我还是请人接你吧!」

  挂完电话后,张景岚对林立委的话有所怀疑,既然要救陈总,那为什么还要找自己谈什么细节,纵使觉得很奇怪,但陈总毕竟也帮她过很多,也欠了不少人情,於情於里她都要赴这个约,但是对林立委这个人又无法太过信任,於是她拨打电话给两个人,让自己安心一点。

  晚上景岚换了一件蓝色短裤和一件休闲装而已,原本想等待J先生到来,但林立委已经派人接了,纵使在不愿意,还是得上车。上了车后,景岚一颗心忐忑不安,到了别墅后,景岚进去别墅里面,林立委也换上休闲装了,热情招待景岚,两人坐在沙发上,景岚问说:「立委,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救陈总?」立委说:「来,我们边喝边谈。」他拿着红酒要和景岚喝,无奈的她只能喝下去。
  喝完后景岚说:「那陈总的事情……」林立委说:「这么气氛的场合,不要讲公事。」景岚说:「你约我来不就是要讲陈总的事情,既然立委不想谈,那我要先走了。」正当景岚起身要走时,突然觉得整个人红通通的,身体热了起来,林立委猥琐笑着:「想走去哪里了?你今晚能去的地方就只有和我在床上而已。」景岚晕眩说:「你…你好可恶。」

  景岚身体摇摇晃晃的想开大门,但大门早已被外面小弟用东西挡住了,开不了。林立委一步步得把景岚带到楼上去,景岚害怕说:「你不要过来。」林立委淫笑说:「从元旦那天,我就一直在想今天到来,既然你都可以跟陈总睡了,那跟我睡也可以吧!至少我是个立委,比起陈总那个废物,你以后还可以当上立委夫人的,乖乖服从我吧!」说完林立委爬上床去,景岚又马上逃开。

  景岚说:「纵使陈总在怎么恶劣,至少他还是懂得尊重我的。」林立委说:「有意思,把陈总说的根好人一样,但他可说是坏人阿!」

  林立委把景岚压在墙壁上,双手用力揉着景岚胸部,景岚非常害怕。「啪!碰!」这时候有人用力把门撞开,正是J先生和吴玟萱,J先生看到景岚慌张害怕模样,马上赶紧往林立委肚子揍了一拳,吴玟萱也打了林立委一巴掌,林立委问说:「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」吴玟萱说:「还好景岚要来你这边前,先打电话给我和J先生,否则就让你得逞了,居然还换了别墅,你真够狠。」

  林立委说:「就算这样,你们怎样找到这边来的?」J先生说:「我在小岚手机里面装定位了,又去精神院里找你那个助理问你的事情,才知道的,至於你门口那些不入流的小弟,我想你还是跟陈总多学学吧!至少人家还有一个阿强这样有功夫底子的。」

  吴玟萱说:「J先生,这一次算他不对,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,但唯独陈总交保这件事情,我势在必行。」

  J先生说:「没想到吴玟萱居然会帮陈总说话,既然你要让他出来,我没话讲,但这林立委,三天内,我要看到他开记者会,宣布退出论坛,从此不在踏入政治,如果三天内没有达到的话,就算法律无法制裁他,我也会私下解决他,你明白我这句话的意义。」吴玟萱说:「你果然如陈总说的,不出手没事,一出手可说非常狠!我懂了,我会让他照做的。」

  说完后J先生就带着张景岚离开了,来到公园后,景岚一直哭着,J先生说:「没事了,有我在。」景岚点点头说:「是我太笨了,才会上他得当。」J先生说:「不会,至少你还记得通知我,代表你还很聪明的。」景岚说:「J,我身体好热,快受不了了。」J先生看着景岚样子,想必知道已经中了催情类的东西了。

  J先生把裤子拉开一半后,景岚也脱掉裤子,直接跨坐在肉棒上面,边抽插小穴边吻着J先生,也稍微发出呻吟声。

  「嗯哼………阿……身体好热阿……有你的肉棒帮我止痒,小穴舒服死了………人家小穴被肉棒插得满满的,虽然在公园这边很羞耻,但人家受不了想要你的肉棒帮我止痒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在给我更多,我还想要阿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好爽………J的肉棒把我插的好爽………嗯哼………继续抽插我的小穴阿……阿」

  J先生说:「直接就在公园做,你可真是大胆阿!」张景岚说:「有你陪我,我当然不怕阿!」接着J先生起来后,景岚趴在椅子上,J先生用肉棒用力「啪!咖!」抽插着小穴,现在已经是半夜,没有人会看到,所以景岚很放心的在这边呻吟着。

  「ㄟㄟ…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好用力,J插我小穴插的好用力阿………欧ㄟ………ㄏ阿……人家小穴被干得好爽,在继续干人家小穴,我好爽阿……好想要更多,在给我更多………喔喔……棒死了………你的肉棒把我小穴干得好爽,我现在就像一只母狗一样被抽插着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在来阿……我还要更多………喔」

  「欧后………欧后……又变的好粗阿,你的肉棒又变的好粗阿………给我,我还要阿………在给我这只母狗更多………继续用你的肉棒干我小穴,只有你的肉棒才可以给我止痒……人家好想要阿……嗯哼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爽死我了,插得可真是用力阿………在给我多一点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我真是越来越淫荡了………阿」

  J先生说:「小岚,这边是公园,不好看,我们回去房间在做。」景岚点点头,带着她回去后,到了她家外面,景岚主动趴在地上学着母狗爬进去,小穴还插着电动棒,爬进去房间后两人持续激吻着,景岚手扶在墙壁上,J先生把她大腿抬起来,然后「喀擦!」肉棒用力插进去她的小穴里面,接着拨开她的头发,双手捏着她的奶头晃来晃去,景岚被插的一直叫。

  「好痛,但好舒服,因为是你捏的,所以我很舒服……肉棒都用力的干我小穴,好用力阿……喔喔……嗯哼………我低下头看着我被抽插样子,好羞耻好丢脸阿……可是看到你的肉棒好粗好大……小穴都被插得满满的……嗯哼……干的人家好爽,叫不停阿………好多淫水都流下来了……嗯哼………爽死我了」
  J先生说:「小岚,你发荡样子真是好看阿!」景岚说:「因为是你,我愿意在你面前变得这么淫荡,在继续干我。」

  接着景岚就像发情的母狗一样,一直要求肉棒,J先生带着她去床上后,她手扶在床单上,整个身体支撑着,J先生肉棒插进去后,拿出电动棒放在景岚奶头上,按下开关,电动棒软刺开始搞着奶头。

  景岚说:「在你面前我就是一条下贱的母狗,正在发情着,用你的肉棒干我这个下流的女人。」

  「阿阿……插进来了,你的肉棒插进我这个下流的女人小穴了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继续干我,干我这个发情淫荡的母狗……阿……爽死我了……你的肉棒真是爽死我了……干的好爽……J,你干得我好爽……阿阿……喔……在多插我一点……用力干我……人家欠干……用肉棒干我」

  「ㄜ阿……奶头被这软刺搞得好奇怪阿……好敏感,但是好爽阿……棒死了,在多给我一些,肉棒把我干的好爽………J,人家爽死了……喔喔………干得好爽阿………奶头被软刺旋转的好养好敏感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嗯哼……爽……好爽阿……好用力的插阿……插的人家痛痛……可是好激烈阿……阿」

  J先生说:「小岚,多叫一点,我会让你更爽。」景岚说:「好,我会多叫一点,不要让肉棒离开小穴,你也不要离开我身边。」

  景岚把手放下来后,J先生拉着她得手站起来后,让她看着镜子,看到自己被人家抽插样子,继续呻吟着。

  「你的肉棒在我里面喀擦喀擦响着,龟头都顶到我的子宫,顶的人家好爽………在继续抽插我……一丫………喔喔……从镜子里面这样子看我自己,人家就像是发情的母狗………这么渴望你的肉棒,我的表情好淫荡阿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喔……里面都啪啪着……好用力好爽阿……不要停下来……不要停阿……喔」
  「J,求你在继续用力干我,不要停阿……喔………在你面前,我就只是一个荡货而已,只是一个想要你的肉棒的女人……阿阿………在你面前,人家什么事情都可以做,可以做更下贱的事情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只要肉棒不要离开我的淫穴,我这荡货可以做更羞耻的事情……阿阿………嗯哼……好…好爽阿」

  J先生说:「昨晚你就已经学狗爬过你家的客厅了,你还可以做什么更下贱的事情。」景岚说:「只要你愿意的话,什么都可以。」

  J先生说:「那就等我想到在说。」躺在床上后,景岚直接抱着J先生激吻,J先生把肉棒插进去后,然后用力的抽插,接着揉着胸部。

  「好棒的肉棒,比刚才更粗了………喔………人家爽死了,我被你干的好爽……喔………嗯哼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在继续用力干我,就是那里,往那边用力干着………喔喔……爽爽……人家被你干的好爽………嗯哼……呀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干的好用力……我这个荡货被你的肉棒干的好爽……嗯哼……好棒阿……喔」
  「好强烈阿………J,你好厉害,越来越会干我了………淫穴被你干的好爽好棒阿……不要停下来,用力的用肉棒干我………干我这个淫荡又下流的女人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好爽阿……好棒又好用力阿………阿……喔喔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在继续用力干我……人家好爽,不要停下来阿……阿………ㄜ阿……好棒好爽阿」

  J先生用肉棒奋力干着景岚,只见景岚越叫越爽,边抽插边看着景岚用那双继渴望又淫荡的眼神看着他,那个荡样也让J先生肉棒更兴奋,扶起她得屁股,不断的「碰!碰!喀擦」用力的干着那已经湿掉又流出淫液的小穴,让景岚抓着床单叫不停,一刻间都没有停过。

  「喔喔……J,你干的人家好爽阿……淫穴越来越湿了,被你的大肉棒插的好爽,都湿掉了………嗯哼……而且好用力干着我,干的好爽阿…棒死了,你的肉棒把人家淫穴插的好满………胸部也好用力的蹂阿………阿………人家要去了…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…喔喔………J,拜託你射进来……小穴里面已经好久没有你的精液了…射进来…喔」

  在张景岚的恳求后,终於高潮了,然后J先生也把精液射在她体内,景岚说:「J,我好满足,谢谢你。」

  J先生说:「哪里,我也很满足。」景岚说:「我先去洗澡了。」J先生点点头,景岚去洗澡后,J先生拿着手机传讯息回报楚宣这件事情,毕竟什么事情J先生不会隐瞒她。

  洗完澡后,J先生早就已经睡着了,景岚也睡在他得旁边。隔天一早,景岚因为还有工作要做,先出门了。J先生也先回办公室找大吉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大吉说:「没想到这林立委手段还真是卑鄙,居然想利用这方法得到景岚,不过老闆你更狠,一出手就要他消失在政坛。」

  J先生说:「这个祸害迟早必须解决,也算是断了陈总的一个后援。」大吉说:「如果陈总出来后,景岚还会在他公司吗?」

  J先生说:「这个就看她自己选择,但至少我已经把过去的她暂时找回来了,她已经不在那么针对小宣了。」

  大吉说:「其实老闆,如果以后结婚的话,楚宣姐当大老婆,景岚可以当小老婆,这样一来两全其美。」

  J先生说:「我不是你爸,有那么多情妇在,更何况我家还有警察爸爸根饭店董事长妈妈,你觉得这两个会接受吗?」

  大吉说:「好好谈,总有一天可以的,反正你说了,楚宣姐不介意这种事情。」
  J先生说:「好了,你先去办事吧!」大吉说:「我最近真觉得,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,真可怜啊!」J先生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  今天是第二天,林立委在别墅里和吴玟萱讲着,林立委激动的说:「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,开记者会退出政坛,我不会做的。」

  吴玟萱分析说:「要不是你动了张景岚,事情会这么複杂吗?一个张景岚背后有陈总和J先生靠着,你觉得你碰得起吗?换个方式来说,如果今天是陈总出手的话,就算你有投资他得公司,他一样根你翻脸,而且阿强出手也是够狠的,相同道理,J先生只是要你退出政坛,否则一但让他私下解决你,你就没有命了,你要顾你的政治还是你的生命,自己选吧!」

  林立委握紧拳头说:「那我问你,退出政坛后,我又要去哪里?躲避国外吗?」
  吴玟萱说:「这是当然,不然你还想要亲近张景岚吗?上一次好不容易帮你弄道一个神魔女将,你也发泄得够爽,为什么还是不满足呢?」林立委说:「够了,你不要说了,我听你的就是了。」

  吴玟萱说:「你能听我就觉得很开心了,放心吧!台湾这边有我帮你处理,你就安心去国外避风头。」

  讨论出结果后,林立委也只能照做了。今天是第三天了,也是J先生给林立委选择的一天,景岚要去车展活动,所以没办法参加记者会,J先生和大吉都出席,吴玟萱和林立委都走进记者会。林立委说:「各位,真是不好意思,因为我身体有恙,所以无法在担任立委这个职位,所以我宣布从今天起,退出政坛,并且辞去立委这职位。」

  听到后,一群记者非常震惊,纷纷都上前询问,但两人都避而不谈,然后快速离开记者会,大吉说:「老闆,我们还要行动吗?」

  J先生说:「我想现在他现在赶紧要出国避风头,想必现在也不敢在去招惹任何人了,让他就好好出国吧!」大吉点点头,他们也跟着离开记者会了。
  在车展现场,景岚在那边展示车子,然后讲一些有关车子的性能等等东西,在和客人玩游戏。没多久J先生来了,景岚看到他后,微微笑着,等到车展结束后,已经是黄昏了,两人在楼梯墙脚边会合,J先生告诉景岚有关林立委出国的事情,景岚说:「就算他出国,他还是会回来的。」J先生说:「我不会有让他回来的机会。」

  景岚不明所以看着J先生,但看到他这么有自信样子,也不在过问了。两人走到便利商店后,买了东西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J先生说:「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,还算话吗?」景岚脸红说:「是要做更下流的事情吗?」J先生点点头,景岚把车展衣服脱掉后,里面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穿。景岚站在墙壁边,脚打开开的,然后J先生蹲下去舔着她小穴,景岚虽然强忍住叫声,但还是受不了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「嗯哼……喔………好养,你舔得我好养,小穴好热阿………喔………人家会受不了,舔的太养了……喔……而且在这边,好丢脸阿……万一被看到怎么办……可是人家受不了,好养阿………阿………喔喔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舔得我好爽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小穴都是你的口水……舔得人家好奇怪了阿……嗯哼」
  J先生说:「那现在要更激烈了喔!我要插进去了。」景岚说:「好。」肉棒插进去后,J先生抱着景岚,在暗处边抽插边让景岚叫着,虽然只是很小声而已,但还是发出呻吟声。

  「ㄜ阿………J,肉棒又插进来了,又开始爽了………喔喔……嗯哼……这样被你抱着好温暖,肉棒插得我好满足………嗯哼……好爽,人家快爽死了………在多插更用力一点……我想更用力一点………被看到也没关系,反正已经很羞耻了………喔喔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继续插我………好爽阿………多干我一点…喔」

  景岚边小声叫着,接着抱到旁边的椅子,J先生坐在椅子上,景岚垮坐在肉棒上,坐上去后边抽插边叫着,J先生用大拇指上下挑逗着景岚奶头,然后她作在肉棒上根之前一样,自己一个人前后动着,让自己更爽,景岚现在满脑子都是性欲,想要更羞耻。

  「这样动好爽阿,而且奶头被你挑逗的好舒服,我这个荡货真是被你玩的好爽………喔喔……嗯哼………你的粗粗肉棒干的人家淫穴爽死了……喔………嗯哼……在继续抽插我……你好用力阿……但人家就是喜欢你这么用力,人家被你干的好爽………在给我更多……我还要你的肉棒阿…喔」

  J先生说:「你以后会经常被我的肉棒干到的。」景岚说:「真的吗?」J先生说:「当然,大老婆应允,你要当我小老婆。」

  景岚说:「我愿意,我真开心阿!」然后J先生把景岚抱到桌子上,然后肉棒继续抽插。

  「好爽,你干得我好爽………以后经常这样子被你干,人家好开心阿………爽死人家了,在继续干我,用肉棒干我这个淫荡又下流的女人………求你了,我想要更多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阿………在继续用力抽插我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好棒阿………好爽……被你干的好爽…而且是在便利商店……阿」

  「比前几天还要更激烈,而且都啪啪的,顶到子宫,被顶的好爽阿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干……肉棒在继续干我……嗯哼………爽死我了…我这下流淫荡的女人被干的好爽……一天都不能没有你的肉棒………人家好想要更多阿………要去了……J,我要去了………阿……高潮了…喔……尿出来了」

  J先生让景岚高潮后,景岚也受不了尿了出来,等到穿完衣服后,才发觉到已经有不少客人站在那边了,景岚脸都红了,刚才那淫样都被看到了,还好没有人直播,否则自己会更丢脸,她马上和J先生出去,走出去没多久后,景岚问说:「楚宣姐真的愿意和我共侍一夫,还是你骗我的?」

  J先生说:「你可以去问她,她知道你对我的感情,也不愿意让你跟在陈总那边,而且共侍一夫,她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所以我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好好相处,不要在针对她了,更何况我也希望找回之前那个善良的张景岚,所以想了想后,把你绑在我身边,我还觉得安心一点。」

  景岚说:「这样子讲我好像对不起楚宣姐,之前还把她关在厕所里整她,我会跟他道歉的。」J先生说:「这样就好。」

  这时候大吉打了电话给J先生,不知道说了什么,J先生表情很开心,景岚说:「什么事情这么开心?」

  J先生说:「林立委国外警察抓走了。」景岚说:「为什么?」

  J先生说:「其实我早就暗中收集林立委的贪汙证据,原本要让他受法律制裁,但他认识一些检察官,怕会让他脱罪,所以我把这些证据交给国外警察,国外警察有我认识的朋友,就稍微请他们帮忙一下了。」

  景岚说:「原来你说,不会在让他回来了,就是只这个,你早就在佈局想除去他了。」

  J先生说:「这是当然,现在目前可说是暂时安全一点了,但还是要小心一点。」

  景岚说:「我知道,谢谢你一直这么保护我,未来的老公。」J先生说:「这是当然,未来的小老婆。」

  两人手牵着手回家了,而景岚也在J先生帮助下找回原本那善良得自己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