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密室逃脱】(02)【作者:szw5786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「老公,我感觉咱们的默契又回来了呢?」月华腼腆的笑了笑。

  陆山尴尬了下,只听月华又道「那老公,看你的了」

  「好,看我……看我的?」

  陆山一脸茫然的看着月华,月华是心理明白装糊涂,陆山是有苦说不出啊,jj对准管子,没问题,幻想点什么东西,硬了也没问题,可关键是最后那一射,是个大问题,互联网信息这么发达了,也没听说过某某某只大脑幻想着就能射精出来。不过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陆山磨磨蹭蹭的爬到器皿处,尽量的将一只脚高高抬起,架到床边,软哒哒的jj晃了晃,碰到了一丝冰凉。

  「唔,位置差不多了,然后是?」陆山心理别提多别扭了,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,脱得精光给人表演,不过这一下不要紧,jj竟然硬了些,陆山自惭的思想一瞬而过,开始幻想着自己和若冰的点点滴滴,第一次邂逅,第一次接吻,第一次上床,不过理想总是美好的,现实总是残酷的,陆山这法子往常应该还可以,但是现在陆山什么状态,四肢被俘,而且都是反向被绑住,四个关节朝下,现在一只脚还举起,按物理学怎么说的来着,受力面积减少,压强增大,而且现在是在地面,不是在床上,脑袋里面无论怎么幻想美好,都会被关节处时不时的疼痛拉回现实,,就这样磨磨唧唧了半天,jj反而软了「老公,要不我来帮你好了」

  「也……也好」陆山也顾不得其他了月华缠身过来后脑袋压在陆山肩膀上,一只手抚摸着后背,一只手沿着陆山的小腹,缓缓的伸向了jj,抓到jj后也不着急,轻轻套弄着,边和陆山耳语着

  「老公」

  「嗯……喔」

  陆山对月华这几下手技还是很受用的,毕竟两人的性生活几乎都是手完成的。
  「老公。舒服么?」

  「喔,,很舒服。继续」

  「老公,你说你手够不到jj,那你刚才怎么射出来的?」

  「我……」陆山听到这个问题时,身体下意识的一颤「老公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么?」

  「没,没事」

  「那就好,吓死我了,老公,你和我说说啊,我很好奇啊」

  「我,我也不知道」

  「你也不知道啊,那我帮你想想,不对啊,老公」

  「什,。什么不对,月华你别瞎想了」

  「没有,我没有瞎想啊,老公你看,你要是也打算把精液射进去,那为何你jj和它离这么远呢?」

  陆山很无语,自己老婆月华可不是傻子,这点从当年她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,就已经感觉到了。

  「啊。那个……」

  「你看,被我说中了把,你的手又摸不到,那个又离这么远,唯一的……。」
  「不,,不要再说了,赶紧干正事吧。」

  「不行啊,老公,你的问题一定要解决啊,否则怎么拿到钥匙呢」陆山打算岔开话题,月华哪能让他如意?

  「对了,应该是这个。」

  说完,月华离开陆山,坐到地上,一只脚伸到陆山身下,刚好,鞋尖刚好可以够到龟头。

  「老公,你是不是喜欢这样?嗯?」说完,左右晃了晃,陆山的龟头被左右踢了几下,「月华,你,,你干什么,,」

  「难道是轻了?」说完,两只脚同时伸到身下,两个鞋尖,夹住了龟头,往下一拉,「喔……」

  这感觉,两只鞋的防水台夹住了jj冠状沟处,夹住的瞬间,jj就硬了,好死不死的,拉了一下,然后又前后左右的,揉搓了起来,时而用鞋尖将jj顶在肚皮上,时而,两只脚同时向内摆动,像敲钟一样,狠狠的砸龟头,又或者一脚前一脚后,夹住龟头缓缓的碾动着。

  「老公,你看,你都硬的不行了,老公,说实话,你是不是恋物啊?」
  「没,没,你才恋物」,月华掩嘴轻笑,也不反驳,也不接话,只是自顾自的说道,「老公,没事,你也不用害羞,这里只有咱们两人啊,外人又不会知道,」
  「是啊,我不是变态,只是情势所迫罢了,而且月华是我的妻子啊,这也不算……是……」

  「喔,,喔……」

  陆山正在思考间,月华脚下加大了力道,感受着月华靴上的力量,陆山沉迷了,努力张了张腿,然后向下压了压身子,努力的将自己的jj全部奉献出去。月华在陆山身后,把陆山的动作看的明明白白,心道「你这是把jj全卖出来了啊,那好,我就收下了」

  想到这里,脚下一错位,双脚平行,两只靴子夹住jj的龟头,然后前后搓了搓,找准了冠状沟处,夹住。然后慢慢的加力……

  一分力,两分力,三分力……

  「喔,月,月华,好老婆。」

  四分,五分,六分七分「啊,啊」

  虽然陆山在喊叫,但是绝不是痛苦的喊叫,jj已经硬到了极限,两只脚夹住jj又能如何,没有支点,只是积累自己的快感而已。

  八分力,九分力,十分力,月华两只脚夹住jj已经好几分钟了,力气用到了极限,月华额头上渐渐布满了汗水。但月华知道,这次一定要给他夹出来,这样陆山的心里就会永远的落下烙印。

  「啊。啊」。陆山浑身颤抖了起来,要来了,月华心道,话音未落,只见一大股精液喷进了那个玻璃器皿内,陆山还在颤抖着,这一波已经憋的太久太久了,从一开始的鞋跟踩,到后来的射精时被踢蛋,月华脚背适时的贴住陆山的睾丸,脚尖顺着jj向前挤压着,缓缓的里面残余的精液挤了出来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老婆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嘘不要说话……」

  月华适时的贴到陆山耳边轻轻的耳语着,手握住了jj,接替了脚的工作,慢慢的撸着,刚刚射过的jj还在一颤一颤的喷着。

  「老公,你射了好多啊」

  「是。是么……」陆山明显还沉浸在射精的快感中,月华也看准时机说道「老公你看,你都把人家的靴子弄脏了,人家的靴子都是土很干净,现在都脏了」
  「是,是,月华的靴子的土都是很干净很高贵的,我的jj是很脏的。」月华在陆山射精过后的心房空洞期不停的埋下种子

  「我们还和以前那样好不好,咱们好好的过日子,你说好不好」

  「嗯」

  陆山满足的嗯了一声,是啊,自己带着月华远走他乡,浪迹天涯,两人之间的你侬我侬,然后是发达之后的欲求不满,古语有云,饱暖思淫欲,然后是遇到了她,若冰,月华,若冰,月华,陆山脑子中不停的变换这两人的容颜,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  嘴中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句「若冰」

  手中感受着越来越软的jj,月华脸上满是怨毒的神色「无论我怎么做都比不过她么?」这时陆山腰部发力,一收,一放,踏踏几声,陆山又爬到了地上。
  「月华,我们之间。」

  「老公,不要说了,我知道我给你带来了很多压力,可是我还是爱着你的啊。」
  「月华,别傻了,我们之间已经……」

  「不要,我不要听……」

  月华抱着头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。陆山抬头看了看月华,心莫名的痛了一下,心中轻叹一口气,再次想到,自己和月华在密室的这段时光中。妻子对自己的照顾又让他想起来两人初到北京后闯荡的那段岁月,心中又是一暖,可随后又想到了月华的身体,和若冰的温柔贤良,只是不住的叹气。

  再说月华,发泄过后,也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,本身也是个聪明人,慢慢的捋顺思路,强制性的将自己和老公拘禁一处,虽然有些效果,目前来看效果不大,问题的关键还是若冰那个贱女人,而关键的关键还是自己的身体,不过计划还算顺利,种子已经发芽,等到开花结果时,陆山怕是永远不能离开自己了吧?想到这里,月华镇定了下心神,慢慢的下了床。

  「老公,我刚刚……」

  「别说了,我也有很大的责任,不过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出去……」

  「哼,你射满了不就拿到钥匙了么?还有什么可讨论的。」月华心里埋怨道。
  打断月华后,陆山坐在旁边脑子里不停的琢磨,灌精液这法子还算是可行,不过也不能乐观,刚才的精液憋了好久了,密度很大,但是随着次数增加,密度会减少的,万一……而且,这密室内干巴巴的,天知道,里面的精液会不会蒸发掉……看来得抓紧时间再射一次,想到这里就自然联想到了最大的功臣,月华的靴子,下意识的陆山又偷瞄了一下月华的靴子,陆山心中也不知怎么想的,不过经过这几次,陆山好像越来越迷恋这双靴子了,好像被踩啊,突如其来的想法令陆山心底一惊。自己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……可是总感觉内心身处还是喜欢被月华踩的,而且这个想法一出来,怎么也挥之不去了,越想越饥渴,越想越是侧过头偷瞄月华的靴子,这让一直关注陆山情况的月华心底越来越又把握了。

  「看吧,看吧,看来自己的努力收到了回报,距离自己计划成功不远了」
  刚想到这里,只听陆山支支吾吾的说道「月华。」

  「啊」

  「那个,,钥匙一会再说,我想在研究研究那道门去」陆山真的是佩服自己的急智「对了,就像刚才那样,让月华踩我去看看那个门,对就是这样」陆山更加的佩服自己了,殊不知,即使自己不想走这一步,月华也会想法设法尹君入瓮的

  「门?门有什么好研究的啊,」

  「那也得研究啊」

  「那好吧,你去吧,我在这边等你。」

  「额……」陆山想骂娘了,你不去,我过去干嘛?

  「我意思是你上去看看门上是不是有钥匙孔,或者密码锁什么的咱们也好又个准备」

  「哦。老公,你意思我明白了,我踩着你上去看下,是吧?」月华问道,只不过说「踩」时格外的用力。

  「哦……算,,算是吧」陆山总感觉自己现在好像全部都暴露在月华面前了,自己毫无秘密可言了。

  「哼,想被踩就直说,还找理由,」不过月华也是赞叹自己老公的智慧,不过还是含蓄道,「可是,老公,我的脚刚刚扭到了」

  说完鞋底对着陆山扭了扭脚,直看的陆山血脉喷张,jj瞬间硬了起来,快速向前爬了几步

  「老婆,老婆我帮你揉揉把」

  「那可不行,你会弄脏的」下意识的说完这句及其羞辱的台词后,月华心里「咯噔」一下,自己太冒失了,进度哪会又这么快啊。不过抬眼一瞧,预料中的火山爆发彻底哑火了?映入眼帘的是那对火热的目光,和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口水……月华马上将双脚收回,两只胳膊环抱住小腿,自语道「老公,我真的是扭到了,就刚才滑倒的时候」

  月华明白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的,自己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看着陆山失望的表情,月华心里没来由的舒心,「老公,要不,我骑你过去把?」

  「好……」脱口而出的陆山又琢磨了琢磨「哦是骑在我身上啊」

  陆山不懂什么是虐恋,只是被月华牵引着对脚和鞋有了一种潜意识的依赖,如果现在陆山变回成常人,自然兴趣就变回正常了,所以陆山内心身处还是有些抵触的,不过陆山内心身处一直又对妻子的愧疚,也就答应了,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,经过这次骑乘,心底的那颗种子,不止是破土,发芽,而是慢慢的有了参天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