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姨母女两
我睁开眼,一股扑鼻的菜香跑入我的鼻孔,我走下楼梯来到厨房门口,背靠着墙壁,看着小姨穿着一身睡衣在忙碌着。

  「啊……浩林,我在做中饭呢,别捣乱!」

  小姨看到握住她双乳的人是我,对我继续说道:「怎么现在就起床了,昨天你疯了一夜,我还以为你要傍晚才能下床呢?」「饿了!」

  我把头枕在小姨的肩头,撒娇起来,双手开始慢慢揉搓:「小姨,你好风骚啊,居然没有穿乳罩啊!」小姨没有响应我的话,只是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:「谁让你昨天晚上那么疯……浩林,别闹了……你不是饿吗,让我给你做菜啊,一会儿就可以吃了……浩林,你别这样啊……」小姨本想将我的手拉开,可是我的手牢牢地捏着她的乳肉,她只能哀求我。

  「不是肚子饿,是……」

  我把嘴贴在了小姨的耳边,轻轻嘶语道:「大鸡巴饿了!它现在急需要补给营养,小姨快帮帮我的大鸡巴吧,否则它会被饿坏的,那个时候你就后悔不及了!」说着我用鸡巴顶了顶小姨的屁股。

  「谁会后悔不及啊……你怎么什么都没穿啊?」小姨本能的把手向后一抓,立刻把我的鸡巴握在手心,明显的肉感让她回头一看,只看到正赤身裸体地从她身后抱着她:「快回去穿衣服!」「不要啊……小姨,现在家里没有别人,再说了,我的鸡巴真的饿了,要不让它先吃上一顿,我再回去穿衣服?」见到小姨没有把手抽回去,我就双手握着小姨的双乳,屁股一前一后慢慢挺动,让鸡巴在小姨的手心活动,还轻声说道:「嗯……这样虽然比不上肏进小姨的屄,但是也蛮爽的啊!」「你……」

  小姨气恼地把手收了回去,「小姨,鸡巴现在真的需要找地方进去啊?」我自然不会以为小姨真生气,继续哀求。

  「紫韵不是睡在你身边吗?你不去找她,我现在在炒菜,你是成心来打扰我是不是?」小姨挣扎了一下,最后还是放弃抵抗,背靠在我怀里。

  「小姨,你又不是没看到,紫韵的屄现在红肿成那样,昨天也苦了她,你说我还舍得叫醒她,哪忍心继续肏她?」我轻轻地摇摆着身体,小姨的身体也随我一左一右小幅度摆动:「毕竟紫韵现在才十二岁,我可不想她留下什么后遗症,以后的机会还多着呢。」「你还好意思说!」

  小姨侧头媚眼瞪了瞪我,「既然知道心疼紫韵,你不顾及她幼小的年龄和未发育的身体给她开苞就算了,怎么也不让她好好休息,就……你说说看,你昨天到底在紫韵身体里……」「我坦白,小姨我完全坦白!」

  我笑着在小姨脸上吻了一下:「我昨天在小姨成熟的妇人体内射精五次,在紫韵稚嫩的身体里射精三次。小姨,昨天你高潮了几次啊,是不是很爽快啊?」小姨的脸上立刻爬上羞云,她侧过头迎视着,嘟起嘴唇在我的脸上轻轻吻下去:「小姨昨天高潮的次数记不清了,但是……但是小姨却知道自己很爽快的!」「我会继续让小姨爽快的!」

  我回应着小姨。

  「你这个丑东西,每次射精至少要在小姨的身上抽插四五百下,在紫韵体内射了三次,你说紫韵刚开苞的下身受得你不下千次的抽插吗?」小姨一把抓住我的鸡巴,手里虽然有点力道但是还是很小的。

  「哎哟……小姨,你轻点啊,鸡巴要断了!」

  我很夸张地哀求道:「没那么多的,考虑到紫韵的身体,我一般只抽插两百多下就在她体内射了。」「哼,断了才好,省得你以后再用它害人!」

  小姨嘻笑道:「没想到你还蛮有心眼的嘛,也不枉紫韵这丫头帮你来坑害我。」「我和紫韵坑害谁了?」

  我感到鸡巴在小姨的手心变得更大了,于是侧头含住小姨的耳垂:「再说了,小姨舍得把它折断吗?」「当然是我!要不是紫韵在房间外和你配合,我可能早就跑出房间了,不让你得逞,不让你这个丑东西能肆意进入小姨的……小姨的身体!」小姨显然已经把事情看得很清楚了。

  「屄,小姨的下身我可以称之为阴户、桃源洞、嫩屄……但是小姨只能用屄来形容你的生殖器官;而你嘴里的丑东西,以后要改口为大鸡巴。」我帮小姨更正道。

  小姨或许是因为已经成为我女人的缘故,对我的话也没有顶撞,只是白了我一眼:「你说要不是紫韵帮你,你的大鸡巴能肏进我的屄吗?我怎么有这么一个女儿,真是上辈子作孽了……嘻嘻……」说到最后,小姨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。

  「小姨,你怎么这么健忘,昨天晚上你每次受不了的时候,一口一句紫韵来救救妈妈,紫韵哪次袖手旁观了,她还不都是不顾虑自己的身体,勇敢地替换下你,让我在她身上抽插的。你应该是上辈子做了善事,这才有紫韵这么一个好女儿的。」我为紫韵鸣不平,笑骂道:「倒是你这样一个妈妈很少见到,自己受不了男人的抽插居然让女儿来替换自己。」「哼!」

  小姨轻哼了一声:「恐怕那个时候我不出口,她丫头也会推开我自己上阵让你抽插她的屄,明明是她自己发春了,怎么……」「就像开始小姨推倒我,强奸我一样!」

  我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  「我强奸你?」

  小姨低头看了一眼我在她胸前活动的双手,感叹道:「或许小姨真是上辈子做善事了,老天这才让你来强奸我,让小姨知道人生原来还有如此美妙的事!」她的小手在我的鸡巴上开始慢慢套弄。

  「小姨,我受不了了!」

  我在小姨的耳边下达了最后的命令。

  小姨手握着我的鸡巴,自然知道我现在的处境。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,把手抽了回去,冷冷地说道:「我现在要炒菜。浩林,你可不要像昨晚一样再强奸我啊,因为我终究是你小姨啊!」说着,小姨拨开了我的手,继续开始炒菜。

  既然小姨已经这样暗示了,我只能再一次霸王硬上弓。

  我蹲下身,两手握住小姨的脚踝,把头钻进了小姨的睡裙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小姨轻声呻吟着,感受着我的舌头沿着她的长腿一路吻上来。她颤抖着想夹紧双腿,但是被我用双手阻止了。

  我吻着小姨的大腿内侧,一路往上,很快鼻子碰到了小姨的屁股,抬头一看,惊呼了一句:「小姨,你没有穿内裤啊……」「小姨本想做完饭菜洗澡的,不想你现在就起床了!再说了,小姨不穿乳罩和内裤,还不是便宜你了!」小姨略带羞涩地为自己辩解。

  我两手搭在小姨的两个股瓣上,将她两瓣肥美的屁股瓣向两侧拉开,将口鼻顶入小姨深深的股缝里。小姨这个时候也很配合我,自觉的让两腿分得更开一些,并绷得笔直。

  她现在已经停止一切关于中饭的活动,两手支撑着橱柜的边缘,低下头,让秀发遮住脸庞,张开嘴,轻微喘息着。

  我的鼻子顶着小姨的粉红的屁眼,伸出了自己的舌头,让舌头在小姨阴户上来回舔着,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:「小姨,你的阴毛好乱,我的舌头慢慢来给你清理!」「哦……」

  我很「不小心」的状况下,舌头一下子钻进了小姨暖暖的屄洞,小姨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。

  虽然是「不小心」,但是我并没有要缩回舌头的意思。我用舌尖一会儿在小姨的阴道壁上刮一番,一会儿又调皮地用舌尖去顶小姨渐渐坚挺起来的阴蒂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浩林……哥哥……妹妹……妹妹好舒服啊……」小姨紧咬着下唇,不停呻吟着,嘴里断续崩出一些字:「好……好哥哥……你姨父……你姨父从来都没有……哥哥……哥哥是第一个用舌头……用舌头舔妹妹屄的人……妹妹的屄以后只让哥哥用舌……用舌头肏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哥哥不但……不但大鸡巴厉害……舌头也厉害……妹妹……妹妹爱死你了……哥哥……哥哥……」我知道小姨是听到我昨天说自己是第二个吻她桃源洞的男人,现在在特意帮我纠正,也是在讨我欢心——用事实讨我欢心。

  「哥哥……妹妹是你……你姨父的老婆……妹妹……妹妹以后会尽量少让你姨父肏的……但是你放心……你姨父绝对没有机会用舌头肏……肏妹妹的屄……以后妹妹身上曾被你姨父玩过的地方……妹妹会减少让你姨父玩的……只有……只有哥哥有权力玩妹妹身体的任何部位……用任何方式亵玩妹妹的身体……你才是妹妹的亲老公……是妹妹的好老公……妹妹的身体不能只让哥哥享用……但是……但是妹妹……妹妹的心只会留给哥哥……」小姨喘息着对我表态。

  我很是高兴地用舌头在小姨的屄洞里搅动。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了小姨的身心。在小姨的内心,我已经不仅是她的亲侄子,而且是她生命真正的男人。

  「小姨,你别让我完全占据你的心灵啊!」

  我把沾满淫水的舌头吸入口里,为紫韵和姨父不平起来。我站起身,将小姨的睡裙下摆提到她腰间,两手压着小姨的腰肢,不让睡裙滑落下去。我低头看了一眼小姨白嫩的屁股,饥渴地舔了舔嘴唇,顶了一下自己的屁股,让大鸡巴穿过小姨的股间直抵小姨的桃源洞洞口,大龟头在小姨的肉缝上来回滑动着,「紫韵是你的女儿,你要给她留百分之三;姨父是你老公……」「不!浩林才是语灵的哥哥,是语灵的亲老公!」小姨固执地说道。

  「好,哥哥说错了!」

  对于小姨这么一个讨人欢喜的尤物,我自然得顺着她、宠着她了,「姨父是小姨你第一个男人,至少现在在名义上还是你老公,你也得给她留百分之二。」「好的……妹妹……妹妹完全听哥哥的……完全听亲老公的……紫韵的那百分之……三……妹妹会留意的……毕竟她是和妹妹一起伺候哥哥的人……至于……至于你姨父……只要亲老公需要……妹妹会……会让亲老公占据妹妹心里……百……百分之九十……九十七的……」我听着小姨的话语情欲更是高涨,兴奋地赞扬道:「语灵,浩林太喜欢你了!你是浩林的好小姨,是哥哥的好妹妹,是老公的好情妇,是爸爸的好女儿……以前哥哥一直沉迷在妹妹的肉体上,现在……现在哥哥发现妹妹的小嘴也能让哥哥爽快,给哥哥精神的慰藉。语灵,你说说看,要哥哥怎么来疼你?」「来肏语灵吧!」

  小姨向我发出了激情的邀请,「妹妹要哥哥狠狠地肏妹妹……哥哥……你不是说要疼妹妹吗……那快来肏妹妹吧……让妹妹的屄被你的大鸡巴肏疼起来……哥哥不要怜惜妹妹……狠狠地肏吧……就当……就当是惩罚妹妹不能像紫韵那样……让……让哥哥给妹妹开苞……」我微微一笑,双手紧紧掐住小姨的细腰,屁股猛地向前一挺,大鸡巴裂开屄缝,直捣黄龙,一插到底。

  「啊!」

  我和小姨都向后仰起头。

  「哥哥……哥哥的大鸡巴实在……实在是……妹妹好舒服啊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」小姨实在想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我那快要将她身体刺穿的大鸡巴,只能内心的感觉说出来。

  一直接触空气的鸡巴现在进入了小姨那暖暖的嫩屄里,整个人一下子爽朗起来,精神了不少。我闭上眼,感受着小姨阴道壁夹着鸡巴的力道,感觉到小姨屄内的嫩肉的温度的异样。

  「哥哥……老公……你动……动起来啊……」

  小姨轻轻摇摆起屁股,同时哀求我。

  「小姨,你的屄太棒了!」

  我很是直接地褒扬道。的确,玩了不少的女人,我发现女孩的阴道虽然狭窄,但是却少了一份灵性。算上小姨,我玩过不少成熟少妇了,她们的屄都能挤、揉、吸、夹,肏起来让我格外销魂。

  「那……那哥哥就继续努力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怜惜妹妹的……」听到我的褒扬,小姨的话语中明显带有高兴的情绪。

  我感到小姨的屄里阻力越来越大,不禁加大了力道,越抽插越狠,小姨的屁股上的肥肉被我撞的涟漪般荡开,很是美妙。

  「小姨,你知道吗,我玩过不少的女人,其中有你这般成熟的美艳人妻,也有十六七的妙龄少女,还有……还有和紫韵一样的稚龄小女孩,你的嘴是最讨哥哥喜欢的。」我居高临下,欣赏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小姨的股缝下时现时没,看着小姨粉红的屁眼的菊皱一张一翕。我把手移到小姨白白的屁瓣上,像对待她乳房那样又揉又捏起来。

  「哦……是吗……妹妹太高兴了……哥哥……哥哥能玩到那么多女人……好厉害啊……妹妹好骄傲……好自豪啊……哎哟……」小姨现在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其她女人,「哥哥……妹妹会做好你的情妇的……哥哥……哥哥不管有多少女人……都不能……不能不要妹妹啊……」「啪!」

  我的手掌拍打在小姨的股瓣上,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指印。

  「啊!」

  小姨痛呼一句,扭头看着我,小嘴微张,什么都没说,但是被情欲充斥的眼睛似乎在问我打她的原因。

  「小姨,你这样的尤物哥哥会放弃吗?你是对自己没信心,还是对哥哥没有信心啊?」我接着打起小姨的股瓣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妹妹知道错了……妹妹……妹妹愿意接受哥哥的惩罚……」小姨对我甜甜地笑道,只要我不抛弃她,所有的惩罚她都不会在意的。

  「啊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哥哥……哥哥的鸡巴太大了……妹妹……妹妹快受不了了……哥哥太……太强了……老公……你太强了……哥哥是……哥哥是妹妹的强悍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妹妹上……上天了……」小姨在我的冲刺下终于高潮了,我这个时候也毫不怜悯地把大鸡巴捣进小姨的子宫,放弃坚持,将子孙源源不断地排进小姨的子宫。

  「太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哥哥……浩林哥哥……你是……是语灵的好哥哥……语灵的亲老公……」小姨的话没有说完,实在站不住了,双腿一软,就要跪下去。

  我一把搂住小姨的细腰,把小姨扳过来,让小姨面部朝我。

  「小姨,以前没有玩过这样的姿势?」

  我明知故问,笑看着小姨。

  小姨脸上布满红晕,她对我点点头,「妹妹是第一次被从后面……哥哥,现在干什么去啊?」小姨看到我把她抱起来,立刻两手环住我的脖子,疑惑地问道。

  「回房间,让你好好休息一下!」

  我一手托着小姨的后背,一手环抱着小姨的双腿,向房间走去,「小姨,你和姨父做爱都是哪些花招啊,你在姨父胯下是不是也这么淫荡啊?」「你姨父可比你老实,他每次都是趴在我身上做的;也不像你,他每次都只在我身上尽兴,也不会让我说一下淫词浪语给他听……在你姨父看来,小姨可是一个性冷淡的好妻子!」小姨瞄了我一眼,得意地嘟起嘴。

  「呵呵……小姨,我这里还有许多招式,以后慢慢和你玩。不过话要说回来,以后我再这样从你身后肏你,你要学狗叫啊,因为女前男后就是狗交。」我搂着小姨,向紫韵睡着的房间走去。

  「汪、汪、汪……」

  不枉我对小姨格外期待,她现在居然狗叫着响应。

  「乖,真是浩林的一条好母狗!」

  我给小姨一点赞扬,相信她得到我的赞美之后会做得更好的。

  「哥哥,你放妹妹下来吧,妹妹自己走!」

  小姨看到我抱她走上楼梯,心疼地要自己走。

  我自然不会让小姨下来,轻笑道:「小姨,我现在可是高二的男生了,你这点体重我还是可以坚持的。再说了,你要是自己走上楼梯,你屄里的精液会滴落在地上,让你耗时间来清理——而且我也不想小姨子宫内的精液都白白浪费,小姨可是答应为我生小女孩的哦!」「你啊……你不是还能再制造很多吗,有必要这么珍惜?」小姨为了提高自己受孕的机会,也就打消了原先的念头,但还是出口调侃。

  「再多那也得珍惜啊!」

  我笑着说道,「要是我的每个女人都不珍惜,我即便制造再多的精液也不会有机会肏自己的小女儿啊!」「哥哥,你其她的女人也是你的情妇吗?」

  现在小姨终于有心情来理会我的其她女人了。

  「是啊!」

  我打开门,走进去,让小姨在依然睡熟的紫韵身边躺下,「有机会我会让你们碰面的。」「这么说哥哥在学校经常跑出去玩就是……」

  小姨看着,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,「哥哥的成绩一直很好,所以妹妹虽然知道这些事一直没有过问,照哥哥的话,哥哥溜出学校不是去玩了,而是去和情妇……」我摇摇头,笑道:「当然是玩了,只不过是玩情妇而已。咦……小姨,我放在电视机上方的DV机呢?」我的视线落在电视机上,这才注意到那台肩负着重要使命的DV机现在不见了。

  小姨嘴角一扬,说道:「我收起来了!鉴于拍摄的内容太过于色情,存储内容我也抹去了!」「不会吧……小姨,那个可是……」

  我很是泄气地坐在床铺上。

  「怎么,生气了?」

  小姨侧头探视了我一眼,见到我无奈的眼神,她露出得意的笑容,「放心吧,东西我放到抽屉里了。哥哥的东西妹妹怎么会随便弄呢?只是哥哥要保管好那个存储卡啊,里面可是……」我听到小姨的话,立刻面露欢容,手掌在小姨的乳肉上捏了一把,「好调皮的小姨,居然捉弄我!」「哥哥,你那几张特写镜头拍得很不错,以后多给妹妹拍特写啊!」小姨表情妩媚、眼神暧昧地看着。

  「愿为小姨效力!」

  我眉头一抖,「小姨,你放心,我会用充分使用DV机好好记录的,我要把你第一次给我口交、第一次让我打奶炮、第一次让我射颜以及我给你嫩嫩屁眼开处的全都用DV机记录下来!」「哥哥,你说的那些是什么?」

  小姨纯情地看着我,明清的眼神表现出内心的疑惑。

  我用手揉了揉小姨的红艳的奶头,侧耳在小姨的耳边细声说道:「小姨,以后你会知道的,姨父娶了你却不充分利用你的身体,我是绝不会暴殓天物的,我要让小姨彻底在我的胯下沉沦。」挺直身体,我摸了摸小姨的脸庞,关心地说道:「小姨,你现在先睡一会儿吧,你也累了……」「妹妹想先洗个澡!」

  小姨看着我,显然是在征求我的意见。何时洗澡本来是她的权利,但是现在小姨居然要我点头,可见她已经放弃抵抗,在我胯间继续沉沦了。

  「睡吧,一会儿等紫韵醒了,咱们三个一起洗不是更有意思吗?」说着我的眼睛瞄了眼紫韵的胯间,喉结不自主地上下蠕动了几下。

  「哥哥……妹妹现在已经成家了,可以和你胡闹,但是紫韵还是孩子,所以……」小姨终究是紫韵的亲生母亲,面露难色地看着我。

  「小姨,你睡吧,紫韵长大了,她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伴侣,有权过自己的婚姻生活,但是我肏她屄的权利我是不会放弃的。」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  小姨感激地看了我一眼,「这个权利哥哥本来就是不应该放的!」说完,小姨缓缓地闭上了双眼。

  很快小姨就入了梦乡。

  我看着床上熟睡着的小姨和紫韵,喃喃自语道:「情妇……母女花……呵呵……我难道真的是母女狩猎者……嘿嘿……」还记得那是……
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