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交换生活作者一贫上



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

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【交换生活】【作者一贫】【上】 事情得从大学时说起。小文是我的同窗密友,我们俩同学4 年,几乎形影不离。小文和我都是1 米66的身高,身材匀称细挑,虽称不上校花,但在班里面绝对是男生侧目的重点。我们俩唯一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我的胸小,小文的胸大,这没办法,天生父母养,这是让我好生羡慕她的地方。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是情不自禁的抚摸她那两座坚挺的小山,起初她还不愿意,躲躲闪闪的,后来习惯了,她还专门让我揉搓,我也是越发的喜欢,慢慢发展到用舌头舔,用嘴吸,她也是乐得享受。但当时也就仅限于此,只是很多人都说我们俩有点同性恋的倾向,我们也懒得管那么多,天天依旧是形影不离。

  毕业后我们到了不同的单位,小文后来嫁给了我们班的班长秦良,我也找到了我的老公方明。这中间虽然也是经常见面,但再也没有过以往的亲近了。一晃过去了10年,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都是奔四的人了,生活的稳定让我们的联络突然多了起来,两家人也经常一起旅游、打牌、聊天、喝酒,方明和秦良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

  在我们的一次聚会中,秦良聊起了大学时的我和小文,还跟我老公开玩笑说:

  「她俩可是同性恋哟!」

  回到家,老公和我亲热时,突然问起了我小文的事情,我也是如实相告,说道小文的咪咪又挺又大,屁股圆圆地很丰满,老公简直是兴奋得不得了,那一场大战是我们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,我还添油加醋的仔细描绘着小文的私处,使得老公越发的上劲,我也感受到了异样的快活。从那次以后,我们做爱时就把小文当成了我们做爱的对象,言语间仿佛床上不是我们俩在做爱,而是小文我们三个在翻云覆雨。

  一次和小文我们俩在一起私聊时,从过去说到了现在,不知怎么竟扯起了夫妻之事。小文居然告诉我说,他们夫妻俩做爱时天天念叨的都是我们夫妻的名字,秦良是说让方明插小文,小文就说让秦良插我。我听着,脸一下子就红了,但又很想知道他们这样的结果。小文说,秦良的阴茎不是很大,过去总是他都排了自己还没有舒服,又不好说什么。但自从开始这样说着做以后,秦良就特别能干,每次都能把她送到高潮。听着小文说这些,我的下面都痒痒的,都能感觉到自己淫水都流了出来,小口一紧一紧的。这时小文突然问我:「你们做爱时说过我们吗?」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,嘴上说着谁都跟你们似地,却明显感觉自己嘴都是软的。小文看着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,一边笑还一边说:「看你那怂样,还不好意思说呐」我尴尬的笑笑,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:「有时也说」。

  从那次交谈后,我和小文突然间又亲近了好多,逛街时侩着胳膊搂着腰仿佛一对恋人,洗澡时又像过去开始摸她的咪咪了,而且这一次远比过去严重,我们一步步的发展到了亲嘴、揉胸、吮奶、摸逼、舔蒂等,这次成了真正的同性恋者,但我从心里除了感到舒服,并没有依恋,我觉得我们并不是同性恋。唉,管他呢,这也是一种生活吧。

  一次秦良出差,小文邀我到她家作陪,还挑逗我说让我把老公也带来,我可不敢带,带过去这妮子肯定会勾引老公的,我可不想那样。我们俩一起吃了饭,一起洗了澡,一起躺在床上聊天,一起亲热了一番。正当我趴着亲吻小文的阴蒂时,突然感觉有人在后面抱住了我的屁股,一股热气拱到了我的阴部,长长的舌头舔食着我流出的淫水儿。我稍稍一愣,明白这是秦良,想转身拒绝,但他的嘴已经含住了我的阴蒂,麻痒的感觉嗖的一下传遍了我的全身,一股热流从我的阴部流出,我啊的一声,放弃了所有的反抗,更卖力的舔润着小文,同时高高的翘起了自己的屁股。就这样,在恍惚的快乐中,我做了人生第一次的出轨,第一次的双飞。秦良虽然家伙不长,但却很是粗壮,粗的插入我身体时我几乎觉得我的小口都要撕裂了。他的撞击非常有力,每次深入时龟头正好碰到我的子宫头,那种舒服和老公给我的大不相同,我必须用力的迎合着才能再次感受那种快感,正是这用力的迎合之间,让我享受到了别样的快乐。

  我们兴奋到了凌晨4 点,最后都没了力气,我搂着小文,秦良搂着我,几乎没有说话就都睡了过去。早晨醒来已是上午10点,秦良不在,只有我和小文光着身子搂在一起,小文睁着眼睛看着我,看我醒了就在我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小声说:「你不会生我气吧?」我看看她,身上全无力气,把脸贴在她的胸上,没说一句话。

  自从和小文夫妻有了第一次的双飞经历,每每回家见到丈夫,总在内心有种愧疚之感,但我了解丈夫的脾气,此事说什么也不敢跟他说明,只能在做爱的时候表现得更骚一些,让他更快活一些,内心稍稍感觉到了一丝慰藉。

  小文我俩还是经常的见面,双方虽然还是那么亲热,但都没再提往事。可说心里话,我感觉我们俩都有一种想要再来一次的愿望,只是我实在不能说出口,她也怕我是不高兴不敢说出口而已。

  一个月后的一天,我因为高烧请假没有上班,小文打电话约我逛街,得知我在家养病,下午就和老公一起来看我。方明上班,孩子上学,就我一人在家,三个人自从那次事情以后这还是第一次坐在了一起。闲谈一会后,我起身要做饭留他们在家,小文坚决不让我动,就命令秦良做饭,自己去采购,我怕留下我俩尴尬,说什么也不让小文走,小文对我微微一笑,不还好意的看我一眼说:「你怕什么呀,我还不担心呢,我到市场少买点东西就回,晚上咱们四个好好喝两杯。」没办法,家里也确实没有太多的东西,只好让她去了。

  秦良在厨房忙活着,我也不好意思老躺在床上,就来回转着,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「你们家有大枣吗」秦良问我,我说:「有,我来拿」我们家的大枣放在厨房屋的吊柜里,我顺手拉个凳子就上去拿大枣,这时背后的秦良突然说了句:

  「对不起!上次的事儿…」他的话有些吞吐,我身子一颤,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。

  秦良从后面一把扶住了我。我居高临下回头看看他,笑了笑,说了声:「谢谢!」我真不知道这声谢谢是因为他扶了我一把还是因为曾经给我的快活。秦良向上看了我一眼,突然搂着我的大腿把我抱了起来,我啊的一声吓了一跳,回身下意识的就抱住了他的脖颈,整个胸部都贴在了秦良的脸上。因为在家休息,我只穿了身分体的睡衣,上身也没有到胸罩。秦良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点,用头拱着我的两座不大的小丘,两手稍一交换,就把我平躺着抱在了怀了,同时,一个热热的唇就吻上了我的双唇。我没有反抗,握紧搂着他的脖子,热烈的回报着他的吻,还主动伸出了自己的香舌,让他含在了口中,那一刻我最大的想法是,我要让他得到比和小文更快活的吻。

  秦良一边吻着我,嘴里一边嘟囔着:「想死我了!想死我了!…」他的话更激起了我的兴奋,我把整个身子跟他贴的更紧更紧。秦良不顾一切的抱着我径直到了卧室,把我放在了床上,整个身躯压住了我的身体,腾出的双手在我的全身上下来回的摩挲着。我也紧紧的抱着他的腰,享受着被侵占的快感,享受着他裤子里那硬硬的肉棒在我胯间揉压的幸福。

  我一边哼唧着享受,一边把双手从秦良的腰间伸了进去,双手揉捏着他坚实的双股,使劲的揉捏着、揉捏着。秦良好像被揉捏的兽性大发,不顾一切的撕扯着我的睡衣,嘴死死地吸住了我暴漏出来的乳头,就像婴儿吸食奶水一样,津津有味的吸食着。我上挺着身子,迎合着他的吮吸,同时自己退去了自己的睡裤、内裤,我又一次全裸于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,我已经无法自制,我要他,我要他进入我的身体。

  秦良顺手摸到了我的阴部,那里已经是淫水绵绵了,他温柔的抚弄着,吸吮着乳头的嘴开始向下滑去,从我的胸滑到我的腹,在我的肚脐处稍作停留,直奔小腹,他的鼻子在我的阴毛上来回的磨蹭着,舌尖已经舔到了我的阴蒂。我全身一颤,微微抬高了股部,好让他更舒坦的舔吮。他把双手垫在我的屁股下面,好让我不用过分用力,嘴不停的在我的阴蒂和阴唇间滑动吸舔。我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,小腹间传来阵阵的酥痒,让我无法忍受,却又难以割舍。

  也不知什么时候,秦良已经褪去了自己的裤子,将我的双腿高高抬起,置于他的双肩之上,然后用他那粗壮的阴茎,直捣我的花心。我狂叫一声,扭动着屁股迎合着他的肉棒,这种姿势可以让他的肉棒全根没入,我却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我为什么要反抗呢?此时的我,除了尽情的享受,不会再有任何的选择。

  ……

  激战过后,我瘫躺在床上,秦良为我擦拭着他在战场上留下的痕迹,我突然感到了一种幸福,老公每次事毕总是侧身便睡,从没像秦良这样对我细心呵护过。

  想想上学的时候,秦良对我也是有意过的,只是自己总是清高,让他属于了别人。

  不,现在他是我的了,是我们姊妹俩的了,我愿意给他更多的快活。

  正在遐想之间,听到了「砰砰砰」的敲门声,这是小文回来了。我还没来得及起身,秦良稍稍整整衣服便过去开门了。秦良接过小文买的东西便去了厨房,小文却径直来到了我的卧室,看着床上凌乱的样子,加上我急忙用被子盖着的身体,她用手拧了一下我的鼻子,伏在我耳边小声说:「你们又得逞了?」我伸手抱住了她,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,小声说:「我舒服死了!」下午六点多钟孩子和方明都陆续回到了家里,晚餐很丰盛,大家吃得也很开心。席间秦良和老公喝了些葡萄酒,我和小文喝的香槟,孩子吃完就去做作业了,我们四人就边吃边天南海北的聊着,一个个都有了些醉意。

 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家长里短的事情上,小文开始数落起秦良来,还总是拿着方明跟秦良比,说话间手还不时地碰碰方明的手或胳膊,好像她比我还了解方明似地。方明也不知就里的应和着,谦虚着,我心想:你个小死妮子,是非把方明拉下水不可呀。

  说话间秦良的手机响了,是他父亲给他的电话,让他回家一趟有事商量。秦良要告辞,小文是坚决不走,说刚开心玩会,就走,太扫兴。秦良无奈,只好一个人走了。这样餐桌上只剩下我们三人,小文更是有恃无恐,又是谈性,又是谈夫妻生活,方明几次想抽身离席,又都被小文拉住,还不停的喝酒碰杯。我知道,方明是碍于我在,我呢也不想离开,心里总还是有些不舍得。这时小文突然指着我问方明:「人家说我们俩是同性恋,你信吗?」我白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方明,说:「这臭丫头喝多了」,方明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小文,笑笑说:「我巴不得你们是同性恋呢,呵呵!」这时小文站了起来,歪歪扭扭的用双手扶住了方明的肩膀,趴在方明的耳边用一种我都能听到的小声说:「嘿嘿,你老婆屁屁沟里面有两颗小黑痣,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,还对称着,是不是呀?」我突然都有点想急了,瞪眼朝老公看去,老公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往前侧了侧身子,说:

  「我还真没发现呢,回来我也好好看看。」我温怒的对小文说:「好了,你再瞎扯我可就睡觉去了。」小文嘿嘿的坏笑两声,手松开了方明,一边往卫生间走,一边说:「看你,还生气了,逗你们玩呢」。

  小文进了卫生间,但我只听到了她关门的声音,却没听到她反锁上卫生间的门。我看了老公一眼,老公笑笑对我说:「看来不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秘密哟!」我说:「那是,天天一起洗澡,她知道多正常呀」说话间就听见卫生间里「嗷嗷」的呕吐声,我急忙跑过去,小文正趴在马桶上吐呢,裤子还在腿窝处没提上呢,光这个屁股正难受呢。老公也跟着过来了,不过站在门口没有进来,我反身看他一眼,说:「别光顾着看了,快拿毛巾倒杯水过来。」老公赶紧去拿毛巾倒水,送过来的时候小文已经站了起来,看看我,又看看方明,不怀好意的一笑说:

  「不好意思,我走光了」我赶紧顺手帮她提上了裤子。一看老公,呵呵,小帐篷都撑起来了。

  在客厅坐下刚泡上茶,秦良的电话来了,说家里有急事要小文赶紧回家。小文歪歪扭扭的就要走,我说我去送她,她还坚决不让,最后说:「要送就让方大哥送,不让你送,你在家照看孩子。呵呵,喝多了,她还什么都知道。没办法,只好让方明去送她,又都喝了酒也不能开车,我就叮嘱他们说:」去打个车走吧「,小文看看我,伏在我耳边小声说:」放心吧,我不会乱讲话的。「等到晚上12点多,方明才回来,洗洗我们就上床睡觉了。刚躺下,方明一把从后面搂住了我,在我的耳根亲了起来。嘴里还说着话:「乖,小文是不是也这样亲你呀?」我稍稍一愣,看来老公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我和小文的事情,原来他一直以为我跟他讲的不过是为了寻求快活哄他呢,今天突然感觉出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我也不想再骗他什么了,索性跟他讲了我和小文的关系,但没有扯进秦良的事。老公越听越起劲,下面也不停地捣弄着我,我也是越讲自己越刺激,两个人快活的简直要上天。稍稍停息,我问老公:「今天送小文咋那么长时间呀?」她一路上瞎说个不停,半路又吐了一次,弄的出租车司机好不愿意。老公回我说。

  我撅撅嘴,王老公怀里钻了钻,接着问:「她没要你做什么?」「还能做什么,喝那么多。不过我们下车后,就没再上车,一路走回她家的,路上她一直侩着我的胳膊。」老公淡淡地说。我还是不相信,就问:「没亲个嘴什么的?」说心里话,我既希望他们会发生点什么,又担心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,这种心情很复杂、很矛盾。老公搂搂我说:「呵呵,你想知道什么?」我就想着到这个疯丫头和你都做什么了,我感觉她今天不对劲。我说。老公又搂了搂我,伏在我耳边小声说:

  「到她家楼下的时候,她突然抱住我,亲了我一下,就这」我肚里一酸,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问:「亲你哪儿了?」看你那酸样儿,他亲的我,我可没动她一下的老公忙解释,我不依不饶的问:「到底亲哪儿了?」老公腼腆的低声说:

  「亲我的嘴,可我没亲她,真的!」此刻我突然间道没了气,转过身说了句:

  「看我明天找那死丫头算账!」

  老公从后面抱着我,不停地揉着我的双乳,用他的硬硬的肉棒在我屁股上来回的蹭着,我稍稍的向后撅了撅屁股,等待着他的插入,嘴里却说着:「摸我干嘛,明儿去摸文文的吧,她的比我的摸着舒服。」老公一边往我的洞洞里面插他的肉棒,一边逗着我说:「不嘛,今天摸你的,明天再摸她的,大的小的我都要摸。」「看你那骚样呢,摸了人家老婆就不怕人家摸你老婆?」我带着挑逗的口气,试着问老公。「行呀,摸就摸,能把我老婆整舒服了才好呢,让他们也见识见识我老婆的骚样」「那好,那我明天就让秦良摸我,让他亲我、插我」我开始泛起骚来,老公也迎合着:「嗯,好的,让秦良亲你的小洞洞,舔你的淫水,插你的逼逼」「噢,嗯,让秦良插我,插我,我要让秦良插我!」我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,老公也开始猛烈的抽送起来,大叫着:「你叫呀,你让谁插你?」秦良,我让秦良插我,插我的逼,插我的屁眼儿,噢…噢…「那你还不快叫他的名字,叫他,快叫他」「秦良、秦良,插我,快插我,秦良,快呀,快,使劲插我呀!」「啊…啊…啊…」随着我的叫喊声,一股热流喷射到了我的花心上,我也是全身一阵的痉挛,连泻三下,整个屁股上、床单上全是从我洞洞里流出的蜜液。老公死一般的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,我也是浑身酥软,没有了说话的力气。

  自从老公知道了我和小文的事后,我们俩做爱时的幻想对象就再也离不开小文和秦良了。这样也好,每次跟老公讲我如何跟秦良做的时候,我都能给他讲的绘声绘色的,这是当然的了,因为我讲的都是真实的吗。老公每次做完还夸我想象力真丰富,哪里是我的想象力哟,这还都应该感谢秦良呢,应该说他的花样是真多,也就总让我能换着花样的讲给老公听。

  说到这里呢要跟大家解释一下,自从上次在我家和秦良做过之后,我和小文还有秦良之间都没了什么戒心,我们经常三个一起出来喝酒吃饭看电影,然后就是床上的疯狂。因为他两口的孩子一直由小文的父母带着,所以,在他们家就很方便,只是这些活动不能经常搞,还不能晚上搞,很多时间都是在周六的下午,因为周六下午我送孩子去学琴,孩子学完琴又接着上英语,这样我就可以在小文家待到晚上8 点左右,再去接孩子。每次快活之后要走时,它们俩总是依依不舍的,特别是秦良,每次我走之前,他总要使劲的搂着我,把我全身再亲一遍,弄得我每次都不想离开。

  当然,我和秦良也单独的出来过几次,有他约我的,也有我约他的,每当我们单独一起的时候,感觉又不一样,那种幸福与快感和我们三个一起时完全不同。

  一天中午,秦良突然给我打电话,问我下午能不能请个假,他们单位要在郊区一个度假村召开订货会,让他下午去订房间,他说那个度假村很漂亮,房间里也很豪华,想带我去享受一下,如果晚上我可以不回家的话还可以在那里住上一夜。我匆匆的跟领导请了假,又给方明打电话说单位有急事要出差,明天才能回来,让他去接孩子,然后就坐上了秦良的车前往度假村。

  一路上我俩有说有笑,城外的空气潮湿中透着青草的香气,令人心情豁然开朗。到了度假村,真是让我难以想象,在这繁杂的都市以外竟然有一座这么幽静漂亮的庄园。整个庄园坐落在半山坡上,庄园里有山有水,亭台楼阁样样齐全。

  秦良办完手续,带我进了最豪华的一间套房,他说这是给省里面的领导留的。走进房间,我简直无法形容房间中的豪华,圆形的双人大水床直径至少有3 米,全电子温控。完全独立的卫生间,座便器就像一个沙发,可自动喷水清洗烘干。洗浴间最为特别,设计在凸出房间的一块半圆形凉台上,四周全是玻璃围墙,躺在浴缸整个庄园的风景都可以一览无余,而且还没有窗帘,我好奇地问秦良:「这洗澡还不都让人看见呀!」秦良哈哈大笑,从背后搂着我的腰说:「傻媳妇,这些玻璃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到」我这才恍然大悟,感觉自己真像是刘姥姥进城。

  秦良从后面帮我一件件的脱去了衣服,一边脱一边说:「来我的小宝贝儿,让我好好伺候你洗个澡。」说实话,在这样的环境里,是很容易让人产生欲望的,我就是,自打我一进门,我就明显的感觉到,我想做,想有个男人来伺候我,来给我快活。

  秦良是个极细心的人,浴池里的水是24小时不间断循环着的矿泉水,他先用手试了试水温,抱着我坐在了浴池的边缘,把我的双脚慢慢的放入水中,体贴的问我:「怎么样,不烫吧?」水温是很舒服的,秦良的双手更让人舒服,他在水里揉捏着我的双脚,不时的把水撩到我的大腿上,好让我适应这热热水温。我看着他,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他跪在水里,把我的两腿慢慢的分开,头拱到我的双腿之间,亲吻着我的阴蒂,随着水的波动,一阵阵热流击打着我的阴部,我半仰着坐在池边,闭着眼享受着阵阵的刺激从阴蒂传向全身。

  秦良的舔吮也由慢到快,我快活的叫了起来,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刺激的快感,随即紧合双腿,哧溜一下滑进了池中。秦良赶紧站起来拉我,还好我抱住了他的双腿,脸正好趴在了他的胯间。半硬的鸡巴被我一撞,一下子挺了起来,我不失时机的用嘴含住了他。他的阴茎比自己老公的要粗,含在嘴里都有种涨涨的感觉。

  我用嘴来回吸吮着他的阴茎,舌尖不时的在他的马眼儿舔弄着。秦良的鸡巴开始在我的嘴里生长,变粗变大,他来回挺动着屁股,嘴里发出「」呕、呕「」的喘气声。突然他猛的向前一顶,整个龟头一下子插进了我的咽喉,那一刻我自己已经无法把他吐出,只能透过嘴边的一点缝隙,发出「滋滋」的喘气声,或者说求救声。就在这一刻,一股略带咸味的,腻腻的,热热的浓浆喷了出来,直喷我的食道,我贪婪的继续我的吸食,不想让一滴的琼浆流失。

  整个夜晚我们俩都在不停地做爱,也不知秦良哪儿来得那么大的精力,浴池里做过又到床上做,从床上又到地毯上做,到沙发上做,到卫生间做,在马桶上做,在梳妆台上做,站着做、坐着做、抱着做、趴着做只要能想到的姿势我们用了个遍。到最后秦良侧身抱着我,阴茎还在我的阴道里,我们俩就双双的睡着了。

  上午醒来,秦良抱着我,温存的跟我说:「乖,要是能天天这样该有多好。」我撒娇地说:「我倒想,可你的二哥同意吗?」说话间用手挪住了他的老二。秦良悻悻地说:「要是能经常晚上在一起也好呀!」我看看他,想了想说:「你真的想经常和我在一起?」「那当然了」秦良回我说。我搂了楼秦良,用牙在他的奶头上咬了咬,然后说:「想经常在一起快活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要方明也参与进来,这就要看你老婆的了,我是决不能跟方明直接谈的。」秦良看看我,并无吃惊的说:「你说得对,回来我跟小文说说,让她先跟你老公好上,这样我们就比较容易走到一起了。」我捶了捶秦良的胸脯,恨恨的说:「你们男人呀,真不是东西,为了自己快活,连老婆都愿意让给别人。」秦良嘿嘿坏笑了两声,说:

  「我的乖,你可知道你的这位密友,我的老婆,跟多少男人睡过吗?」这句话让我有点吃惊,也有点生气,随即反问他:「你怎么这样说小文?」秦良看看我,稍稍有些失落,然后紧紧地抱了抱我,带着点哀怨的口气说:「知道吗,因为我在家里抓住了她和别的男人鬼混,他用死来求我,我也确实离不开她,也就原谅了她。但她的欲望特别的强,我真的有些满足不了她,最后我妥协了,我们或者说我让她跟网友玩过,跟鸭子玩过,直到后来你的出现,她才收敛了好多。」一席话真的让我吃惊不小,这么多年来我自以为我是那么的了解小文,可真实的她却让我无法相信。

  看着秦良失落的样子,我把脸伏在了他的胸口,这是个多好的男人呀,我是多么幸福,让我拥有了两个好男人来爱我、关心我、滋润我。我看看他略微湿润的眼睛,带着调皮的腔调说:「好了,本姑娘同意了你的方案,回家去跟你老婆商量吧,她一定有本事搞定方明的。」

  【完】

字节17032